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1月16日星期五

蘇賡哲:破門令與開除黨籍

1112日明報
        讀友楊先生在讀了我談論日本「村八分」的蕪文後,反映說:「耶穌教會頒布的破門令應是西方的村八分吧」。
        就權威集團將個體斥逐到眾人共棄的成規來說,破門令可以說是西方的村八分。但它對西方強調張揚個性的思潮沒有太大負面效果,沒有日本村八分對民族性的塑造力,基本原因應該是破門令的受罰者背靠上帝;日本村八分的受罰者背靠其他村民故。
        以最著名的破門令為例:1520年,舊耶教的異議者路德推出《基督徒的自由》等著作,令教宗非常憤怒,決定對他發布破門令,即驅逐出教會。和日本村八分受罰者的惶恐不一樣,路德毫不在意,隨即在威丁堡大學師生面前,焚毀了教宗的昭令。
        路德不為破門令所動,原因當然是他認為自己真理在手,上帝站在他這一邊。這是他精神力量泉源。其次,破門令對他的現實生活沒有造成過不了日子的困難。只要看1521年,教宗再次頒發對所有新教徒的破門令、1522年路德重返威丁堡,成為基督新教領袖,就可以知道他不是孤立的,當然無懼於西式村八分。
        破門令使我想起中共的「開除黨籍」。中共黨紀規定,開除黨籍是對黨員最嚴厲的處分。這應算是共黨的村八分。不過,除特殊情況外,一般被開除者五年後可以再申請入黨。毛澤東時代被開除黨籍,下場往往很悲慘。中共執政前被開除,影響不大。八九民運後因政治因素被開除,名聲反而更大更好。

3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所謂背靠上帝,說穿了還不是背靠"村民"?博士引了1520年事例,時路德已經是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史上最具威力的破門令(破門律),應是1077年教皇格利哥七世VS德皇亨利四世的Walk to Canossa事件。亨利的最終屈服,當然不是害怕上帝,而是基於本國和外國的反對力量站到教皇的一邊。幾百年後破門令威力不再,不是信仰問題(信的還是上帝),而是人的問題。

Jade 說...

承受被排斥的壓力,是要有無比堅強理念和能耐,才能完成偉大功業。

匿名 說...

日本人旅行團是舉世知名的鴨仔團,男團友們齊齊在龍翔道停車場觀景處向山下小便,蔚為奇觀,優秀民族之名何來?很希望知道村八分之前日本人的優秀民族性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