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1月21日星期三

蘇賡哲:不同心態的爪牙

1114日明報
    世上任何法西斯專制政權的惡行,都不是寡頭獨裁者親自動手動腳做出來的,他總有一大幫群眾充當鷹犬爪牙,為虎作倀。這些爪牙本來都是尋常百姓,在做壞事傷害別人時,心理狀態可能各有差別。
    余杰是中國著名異議作家、人權活動家。中共對他的迫害是採取逐步升級方式,到最後,個人及家人的生命受到嚴重威脅,只好逃亡到美國去。迫害他的,主要是國保警察,他們對余杰施以酷刑及精神羞辱,還威脅要活埋他。余杰說:「有時,他們客客氣氣、文質彬彬,苦笑著對他們監視的對象說:我跟你這個人沒有仇,這只是一份養家糊口的工作。甚至這些人偶爾會透露一兩句心裡話:我們不是共產黨的打手,如果有一天你們掌權了,我們也願意為你們服務。」因此,余杰認為這些國保警察為胡錦濤服務,不是基於崇拜胡錦濤,而是胡錦濤給了他們飯碗。一旦胡錦濤垮台,最先撲上去撕咬胡錦濤的也會是他們。
    再回望香港,倘若沒有普羅左派群眾,單是北京左派和港澳工委,是搞不起1967年暴動的。這些左派暴民即使接受過香港法律制裁,在四十多年後,心態和北京國保之「打工仔」觀大有分別。他們大多將當年的錯誤推給上級領導,自己是無知因而無罪的愛國者。北京的國保為了飯碗替胡錦濤打人,他們倒轉過來,為鬥垮殖民者放炸彈而丟了飯碗,甚至犧牲了自由去坐牢。他們為自己的純真感情自我感覺良好,回憶起來還很興奮。這兩種爪牙,那一種更可怕?

1 則留言:

Jade 說...

文明法治社會不會容納不知者不罪;而是無知只婆要是違法,同樣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