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1月27日星期二

蘇賡哲:荒腔走板的罵戰

朱自清  子邁先
女采芷

[2012-11-20] 星島

    香港中文大學和浸會大學最近爆發罵戰。浸會大學的「中國研究中心」指中大的通識課程接受美國資助,向學生灌輸美國的普世價值觀,中大則反指對方誹謗。
    向學生灌輸普世價值觀居然成為罪過,已經夠可笑了,中大以此為誹謗更不可思議。陶傑兄說:中國交通大學和清華大學都是美國資助的,出了江澤民、朱鎔基這兩個「國際級偉人」。這足以證明美國資助是好東西。
    被美國資助,是一種榮譽。當年錢穆先生等創立新亞書院,手空空無一物,困頓非常,有賴美國資助,方能脫胎換骨,成就一番教育事業,育材無數。
    既然是普世價值,就不分美國不美國了。
    中大舊生關小春回憶他一年級通識:崇基院長沈宣仁先生授畢三學分課程時,恭恭敬敬站立起來,期勉同學們「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說罷向學生深深鞠一個躬。沈先生和我家有兩代交誼,這位謙厚的君子的道德修養在我心目中無可挑剔,已經近乎完人境界。他受美國教育影響,這比起浸大那位曾經叫不滿政府的香港人去跳海的教授,真有雲泥之別。
    陶傑兄還說:「美國人幾十年來資助香港,從傳教士在筲箕灣派免費奶粉,到美國水兵在灣仔消費,到真光培正,到MIT給的獎學金,連我們梁特首也公開聲明,對奧巴馬表示感激。中國百年來只有一個傻瓜朱自清,說寧願餓死,也不要美國人救濟的,超傻的笨蛋,結果他兒子被共產黨槍斃了,活該。」
    中國百年來,其實寧願餓死也不要美國救濟的傻瓜,是一個也沒有。「寧願餓死」等語,不是朱自清自己說的,而是毛澤東在《別了,司徒雷登》說的。毛寫道:「聞一多拍案而起,橫眉怒對國民黨的手槍,寧可倒下去。朱自清一身重病,寧可餓死,不領美國的救濟糧。」
    朱自清在逝世前不久,確實在一份拒絕領美國救濟糧的宣言上簽了名,但這是毫無意義的。理由有二。一是他向來在名牌大學教書,待遇不差,起碼不會餓死。誇張點的比喻,就像香港地產商簽名拒絕入住公屋。二、朱自清實在是餓死的,但不因為沒有東西吃,而是他患有極嚴重的胃潰瘍,食慾很強,食物也有,但吃了後果嚴重。他在日記中寫:「飲牛奶,但甚痛苦」、「飲藕粉少許,立即嘔吐」、「食慾佳,終因病患而克制」、「仍貪食,需當心」、「晚食過多」等。
    朱自清之餓死,不是沒有糧食,而是胃病。
    曾簽名拒絕領美國救濟糧,又餓死,毛澤東很容易就把事情扭曲為寧願餓死,不領美國的救濟糧。這樣的謊言是最能欺世的。
    朱自清對國共政治鬥爭沒有興趣,自稱是個「愛平靜愛自由的個人主義者」。不過,在那個年代,平靜和自由都是奢侈品。他的長子朱邁先和他不一樣,十八歲就秘密參加共產黨,後來奉派去國民黨軍隊做工作。他作為桂北國軍代表向中共接洽起義,對中共是有功的,但在鎮壓反革命時,卻以「匪特」罪被槍斃。
1948
1955年,據中共公安部長羅瑞卿報告,全國被處死的階級敵人是400萬人,即等於當年全香港那麼多的人都被槍斃掉。起義投誠的國軍,頭面人物沒事,下層士兵人數太多殺不完,殺得最多是中上層軍官。包括沈從文胞弟沈荃,一位正直愛國的軍人也在劫難逃。但朱邁先是奉派去當國軍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