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12日星期六

蘇賡哲:剖析「撐梁」示威

照片來源:爽報
[2013-01-08]星島
    在香港現場觀察一連串「倒梁」、「撐梁」的元旦遊行示威活動,真可以說是百感交集。反感、快感、傷感、正義感甚麼感都有。但始終比較留意的,是梁振英陣營在龐大的壓力下怎樣做,和為甚麼這樣做。
    很多評論人指出,群眾遊行示威支持政府,是極權國家才會出現的現象。我們當然知道,加拿大不會有「撐哈珀」的示威,因為哈珀已通過選票顯示他得到的支撐。不過我想,香港的情況正在極權和民主之間,所以和這二者有別。即是它有民主國家所無的,支持政府的示威遊行;而這種示威,可以和反政府示威打對台,這又是極權國家所無。
    史大林時期的莫斯科、金家王朝的平壤、薩達姆統治下的巴格達,都有聲勢極其龐大的支持政府示威遊行,這些示威遊行是沒有反政府示威可以打對台的。中共建政以後的中國亦如是,不過在它的極權出現鬆動、動搖的1989年有了例外,那一年民運如火如荼,各大城市都有民主遊行示威。531日,北京郊區卻有成百上千農民為主體的支持政府示威遊行。有些農民為了強調身分,還扛著鋤頭上陣。這些農民可以視為日前香港左派撐梁活動的先行者。說不定還是梁營以群眾對付群眾的靈感來源。文化大革命時期,毛澤東也挑動群眾去鬥爭群眾,但不同的是,當時互鬥的群眾都自稱是毛澤東的支持者。
    梁營以群眾對付群眾,不是2013年元旦前後才開始的。去年的68日,他們成立了一家「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的有限公司,宗旨據說是關愛青年人的成長,提供多元化服務和活動,諸如青年助學、扶貧等。但公眾所見,該協會提供的是鋪天蓋地、圍攻某功法的橫額。在執政者未實行「武鬥」前、未開動公權力機器鎮壓反對者前,這類民眾對民眾、遊行對遊行的「文鬥」,在日後香港將會陸續上演。
    在上世紀80年代,社會地位頗高的C先生公然反對普選,理由是中共在香港有極大社會動員力,可以在一人一票普選時穩操勝券。他的說法未把後來的「六四」影響考慮在內,以今年元旦香港建制和反建制的動員力比較,左派沒有必勝之方。
    香港撐梁遊行,據稱是八百多個左派團體聯合組織的,但參加者只有八千人,即是每個團體只能找來十人。而且看來他們已經「盡了力」,否則不必在互聯網上公開以三百元招聘人馬,以致令多位記者可以「放蛇」混入其中,把公廁「派錢」醜態拍照公之於世。估計招來人馬比他們的「預算」多出兩成,因而收買價格從三百元下調至二百五,據說比一樓一鳳的肉金還低。這可以說是出賣靈魂的肉金。如此低廉而又「超額」完成招人任務,大抵是某黑社團青年踴躍參加之故。因此有人說這不是甚麼示威,只是黑社會在「曬馬」。
    不過,我認為撐梁遊行發生毆打記者事件,不盡是隊伍中有黑社會成員之故。以前,我曾公開提出一個疑問:我在批評中共時,不論寫文章或是在電子媒體發言,用的全是真名實姓,為甚麼寫信來,或打電話來電台反對我意見的人卻總是要匿名?其後收到一封回應的信(當然依舊匿名),答案是「我們匿名、是要保護自己」。原來他們站在強權立場發表政論,完全沒有和平理性表達意見的想法,而是充滿敵對鬥爭思想,充滿互相加害意識。發表政見尚且如是,遊行示威揮其老拳也就不出奇了。揮拳打記者和有些撐梁遊行者戴長舌帽低頭怕被人見,似是相反取態,其實是一個錢幣的兩面,就是加害與被加害敵對鬥爭意識的兩面

2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Ran Ye 說...

成百上千農民為主體的支持政府示威遊行。有些農民為了強調身分,還扛著鋤頭上陣。 共产游行跑到了香港和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