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15日星期二

蘇賡哲:偉大的麻醉劑

17日明報
    友人很喜歡攻擊泛基督教,不過大多是拾中共牙慧,例如說是侵華工具之類陳腔濫調,殊乏新意。所謂新意,起碼應該是魔鬼創造天地、人死後靈魂不再分為你我他,所以不可能有末日審判這種,才算得是真正對教義的顛覆。
    有虔誠的基督教徒得了惡疾,被勸說修煉某功法以祛病。但修煉這功法,必須放棄基督教信仰。這位教徒拒絕勸說,卒之不治。攻擊基督教的朋友就說,這位信徒是被基督教害死的。我想,人對生命的價值輕重看法很不一致,例如大家都熟悉的名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倘若有人為失去自由而放棄生命,能不能說是自由害死人而將它打成負面的、應該拒絕的觀念?六四時,很多北京市民為了民主自由的理念,面對共軍槍炮,大罵法西斯,前仆後繼,求仁得仁。沒有人因此說是民主自由的理念害死了他們,反而是大家對他們充滿敬意。所以這位基督徒將自己的信仰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也不能說是這種信仰害死了他。如果因為信仰不同而有此非議,那就和沒有民主自由理念的馬力之「坦克碌豬論」沒有性質上的分別了。
    至於說,信仰基督教,還是會罹患惡疾,甚至還是會碰上各種不如意的事。我想,信仰不一定能令人避禍得福,但虔誠的信仰卻能使人在不幸中得到安慰,從而減輕痛楚。你可以說它是麻醉劑,但有麻醉劑比連麻醉劑也沒有好。而且麻醉劑功能會消退,它不會。有大痛病或開刀的經驗,就知道麻醉劑何其偉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