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2日星期三

蘇賡哲:關於成龍的剖析

網民至愛:被暴打的成龍
1224日明報
    成龍說:「應該規定甚麼可以遊行,甚麼不可以遊行。」他舉了兩個可以遊行的例子。一是演藝界反黑社會暴力的遊行;二是反盜版遊行。這兩次遊行,都不是針對統治者的遊行。統治者同樣反黑社會暴力,同樣反盜版。亦即是說,成龍只是在代統治者遊行。如果是針對執政者的,他可能就不同意了。有人說:「香港主權回歸,人心沒有回歸,只回歸了一個成龍。」
    當然是憤激之言。和成龍同等奴性深重的大有人在。成龍畢竟可以因媚共得利,更多媚共的人甚麼好處也不會得到,而且生活在基層社會,卻和成龍一樣,具備統治者的思維。
    每一個人的思路都有他形成的緣由。有人認為成龍頭腦簡單,沒讀過多少書,所以一朝得志便語無論次。我覺得讀書多少不是原因。某先生學富五車,頭腦絕不簡單,不也有成龍式的公開講話:「我們新聞工作者首要任務同解放軍一樣,也是聽黨與政府的指揮,團結全國人民,跟隨黨的政策。」
    每個媚共者都各自有不同的思維形成過程。如果一定要找出原因,我只能推想,在成龍的成長過程中,師傅嚴厲的威權教育是奴性性格的溫床。不問情由,一不符合師傅意向便遭打罵,沒有抗辯的餘地。
    有些人受過這種苦,會在理性上進行反思,長大後在牆與雞蛋的對立中站在雞蛋一邊。成龍在反思之前很快得到巨大成功,於是認定師傅這一套是合理的。所以他有不聽話便該打的想法。中共成為他的于師傅。

5 則留言:

匿名 說...

哈哈,太复杂了,反思前得获大利

匿名 說...

嚴厲的威權教育是奴性性格的溫床

匿名 說...

末段「會在理性上進行反思」,「反思」已是動詞,不必再加「進行」上去,「進行」已經用得很濫~~~~

懷鄉書訊 說...

感謝看的仔細,下一句:"成龍在反思之前"沒有了「進行」,應已証明你是對的吧。

匿名 說...

下一句沒有了「進行」,不能證明上一句的「進行」,不是贅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