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21日星期一

蘇賡哲:龍獅旗下三種人

三千金,也是懷念的對象嗎?
111日明報
    香港的示威者打出龍獅旗,唱《天佑女皇》,旁觀者有三種反應。一是有些參加「自由行」的大陸人對此表示極反感,認為不可容忍,並因此走進支持梁振英的遊行隊伍中去。這些人對中共剝奪了他們在大陸遊行示威反對政府的權利毫不介意,卻支持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切身權利不重視,不去了解同胞何以懷念英國人,愚昧可知。
    另外兩種反應都是覺得很傷心,不過傷心的原因正好相反。一種是認為港人不應發神經,學台灣人懷念日本人。另一種傷心人則和示威者一樣,懷念英治,傷心英治歷史不能逆轉,不可能重溫。兩種立場相反的人都在英治的殖民地香港生活過,或至今仍在香港生活。
    這後兩種人的心態分歧不難解釋:前一種傷心人是民族主義者。他們心中是民族大義高於一切,高於道理、高於國籍改變、高於自己入籍外國的誓言。被殖民者懷念異族殖民者,和祖國的政權對抗,當然被認為是發神經
    懷念英治的人認為,民族大義講到盡頭,就是要民族幸福,不幸福的民族大義毫無意義。英國人經營香港,當然是為了他們的利益,但他們的經營,令香港人免於被自己同胞的暴政所苦,免於三反五反,免於財產被充公,免於為有點田地被批鬥,免於六十年代人為的大飢荒,免於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免於文革後的貪官污吏橫行,免於被洗腦。英國人無意中提供這麼多免於,還不值得懷念嗎?
    不懂懷念,永遠只能被民族主義奴役,做專制統治者意識形態的奴才。不過他們會說,做自己人的奴才比做洋奴好。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些享受別國好處的民族主義者, 是假的民族主義者, 因為行為與思想不一致

他們最終也是選擇在英治的土地生活, 叫作功利主義者較合適

匿名 說...

I love the middle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