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28日星期一

蘇賡哲:記起蕭金先生

118日明報
    故友蕭金先生是我在舊書業的同行前輩,日本佔領香港時期他已經入行了。兵荒馬亂時期,他照樣賣舊書過日子,只是不曾留意文字可以罹禍。有一天,日軍發現他賣的書中,赫然有抗日著作,立即連人帶貨逮往嚴究。這在草菅人命的亂世,是隨時可以丟命的事。他在無可奈何中,只好通過翻譯謊稱自己不識字,不知道那是抗日書籍。    審訊他的軍官,拿了紙筆寫了個「德」字問他,他忙說不懂;軍官又寫個「人」字再問,他說這倒還懂。於是獲釋。
    事後,翻譯告訴蕭先生,如果他連「人」字也說不懂,肯定沒命。
    這個故事的教訓是,說謊要恰到好處,很多謊言被人識穿,皆因「力求其假」,因而不近人情、過了分寸。此外,說謊不一定是壞事,世上有善意的謊言,更有救命的謊言。像蕭先生這樣在日軍的屠刀下,不說謊怎能自救。
    我和蕭先生是通家之好。平時經常在店堂中看到他們一家不分輩份尊卑,吵架吵得臉紅耳赤,非常激烈,一會兒又風平浪靜,相親怡怡。這時,蕭先生會向呆在一旁的客人解釋,他們不是在吵架,而是在鬥智。這當然又是另一種智慧,可以說是「吵架式的鬥智」。怎樣才能吵得不傷感情,從而提升到鬥智的境界,又是要講究掌握分寸了。
    有日軍刀下自救的智慧,就知道這對他不是難題。
    蕭先生寬宏大度,殷實可信靠,浮華世界,這種人不多了。因此雖然故去已久,仍經常在我憶念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