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3日星期四

蘇賡哲:溫室感的由來

1226日明報
        每逢對香港民主派失望、埋怨的人,我總是說:「你也可以是民主派。」人人都可以是民主派,說得嚴正些,充當民主派甚至是一種公民責任。民主派不是官職,沒有霸佔位子不做事的可能。民主派的民意代表讓選民失望,下一次選舉不投票給他就是。        探討現在民主派令人失望的原因,有人說是他們大多沒有受過香港政府很強烈的迫害,缺少源自被壓迫經驗而發自心底的反抗動力,以致成為政治溫室的小花小草,因而對政治與權力態度幼稚,抗爭意識薄弱,甚至處處為主子設想。再加上中國漢人奴才文化傳統悠久,香港民主發展便沒有希望。
        不過,我不同意這看法。從歷史角度作比較,政治人物的抗爭意識通常不是被迫害而產生的。孫中山從事革命造反運動,並非受到滿清迫害。無疑,他曾在倫敦蒙難,但那是抗爭之果,不是抗爭之因。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這些人之「提著人頭幹革命」,也不是受迫害之故。發起共產運動的頭目如李大釗、陳獨秀、瞿秋白,原始動機也不是基於曾受迫害。他們本來是專業人士、大學教授或出身於地主家庭,社會地位和香港民主派差不多,與迫害無緣。然而這些政治人物幹的、支持的都是血腥造反運動,和香港民主派講究遊行完了把垃圾清理好是兩回事。至於說,中國漢人悠久的奴才文化,對大家的影響都應該是一樣的。香港民主派給人溫室感、乖孩子感,大概是同時代的香港人認為這樣才是文明、理性故。

3 則留言:

匿名 說...

他們經常講的口號, 是和平理性, 並以此為榮

有時也懷疑, 這麼多年來, 這麼多次的上十萬人遊行, 好像沒有什麼政治效果, 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有時想, 如果七一是選舉日, 遊行能集合幾十萬人, 叫他們即時投票, 至少議席會多幾個, 不似現在食白果

匿名 說...

殖民地奴性文化

匿名 說...

同時代的香港人認為要文明、理性爭取民主,就是因為看到近代中國的血腥造反運動只會造就新的獨裁和暴政。近年中東及北非的所謂茉莉花革命不也是一樣,領導血腥造反運動推倒獨裁者的集團,一轉頭,自己就變成獨裁集團。造反運動帶來動盪不安的局面,要有魅力的領袖來收拾。有魅力的領袖最易走上獨裁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