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2月11日星期一

蘇賡哲:也說愛與恨

131日明報
    廢物回收站的黃老板收到一批八和會館資料,小思老師在專欄中表露了又愛又恨的心情。愛,很容易理解。事實上大部分回收站會不理甚麼資料不資料,全都拿去做再造紙。黃老板有眼光有識力,能夠將珍貴的文獻和照片挽救下來,不至化為紙漿,當然是可愛的。至於恨,就比較複雜些。
    之所以有恨,無疑是黃老板會向買家開一個高昂的價格。但我覺得如果同樣性質的一批文獻,在蘇富比拍賣行以同樣價格成交,恨意可能不那麼深。其中的原因,在蘇富比只是抽佣金,他們為了賺取這筆佣金,要搞一個高檔辦公室,請一批衣冠楚楚的專業人士,還要編印不惜工本的拍賣目錄,然後花錢做廣告,再租用豪華會議室、展覽廳辦預展和拍賣。這樣一算,讓他們賺佣金不會有恨。黃老板的情況大不相同,買賣珍貴文獻只是他的額外收入,回收站的租金、營運成本遠低於蘇富比,最惹人恨意的,更在於他只是以廢紙的價格收購。八和會館資料尚未賣出,姑且不論,早幾年黃老板以七千元廢紙價買進龍文書店庫存,賣給中文大學好幾十萬元,自然招來對暴利的恨意。
    因此我說,恨比愛複雜。倘若黃老板以九十萬元進貨,賣給中大九十五萬元,恐怕就沒有恨意了。
    我也是黃老板顧客,對他談不上愛或恨。因為我覺得,像龍文書店庫存這種買賣,有如中彩票頭獎,一生只不過一兩次。說是望天打卦也好、守株待兔也好,可欣羨而不可恨。要恨暴利,不如恨地產商,地產商不是偶爾的幸運,而是將民生必須品機關算盡,這才可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