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2月5日星期二

蘇賡哲:漩渦之外

128日明報
    聽社會學者談香港的群眾運動歷史,我感到有點不可解的是,很多活動的領導人都是我的朋友,但不知出於甚麼原因,我一直疏離地生活在各種漩渦之外。首先,在年少無知不理政治為何物時,我的親戚和同鄉,不少已「疑是中共地下黨」。例如曾一度傳說會出任梁振英教育局局長的堂妹夫、例如馬力。但從來沒有人來要我「靠攏祖國」。
    後來從大專讀到研究所,再留校任教,身邊多是國民黨人及黨國的特務學生。老師、同學、以至學生都是黨員,以我的「完整資歷」,應該是他們的中堅分子,然而不是,非但不是,這些國民黨員即使和我相交數十年,一直向我隱藏起他們的黨員身份,(其實他們不擅保密)。更沒有任何吸收我入黨的跡象。
    革命馬克思聯盟總書記吳仲賢是同屆同學,還是比較談得來的同學,他招攬了包括劉山青、長毛等不少同志,但在我面前絕口不談政治。他和同學在1969年發起香港大專界第一場靜坐示威時,一大群人馬經過我的辦事處,沒有誰告訴我他們在做甚麼。
    一山書店是「70年代」聚腳點,我和一山的張嘉龍極熟,但和他們只存在同業關係。司徒華和我合作做生意時,已領導了很多社會運動,我們的公司輪到他當值時,他忙著示威、遊行,做生意只好由我頂上。他從沒有要求我一起搞甚麼活動,一直到創辦港同盟才破例。
    何以他們甚麼人都可能延攬,卻不會向我招手?我沒有問過是甚麼原因。也許大家都認為我是個書呆子吧。

1 則留言:

匿名 說...

1蘇兄:樂得"在野"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