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2月6日星期三

蘇賡哲:傅冬菊悲劇

129日明報
    傅作義是國共大戰時期北平的守將,他本來很能帶兵,被視為難得的軍事天才。可是他握重兵守衛華北,卻無所作為,最後只能無條件投降。有此結局,皆因他的長女傅冬菊在1941年已秘密加入中共,奉命將父親的軍事情報源源不絕供給中共故。這是我向來所說,國軍是敗給共諜的另一個例子。
    傅作義不知道軍事失利,是女兒在暗中通共。一籌莫展時,他痛苦萬分,以頭撞牆、大力打自己耳光,甚至吞火柴頭企圖自殺。女兒在旁看了不為所動,只一味叫老父投降。傅軍投降後,極少數首腦被中共優待作為榜樣,向其他國民黨人招降,至於隨著傅作義投降的中下級軍人下場多悲慘異常。
    香港土共是中共分支,當然是司徒華說的:「共產黨滲透入每一個團體,是必然的事。」,「沒有中共滲透,才是奇怪。」他曾經說:「即使共產黨派人滲透進教協,其中有很多都是好人。大家都知道,四五十年代信奉共產黨的人,都是懷著一腔理想和熱血的。」他覺得這種人起不了壞作用。
    傅冬菊何嘗不是個好人,她是四十年代初信奉共產黨的人,懷著一腔理想和熱血將華北葬送給中共。香港的例子則是,企圖葬送五區公投,讓民主黨在政制方案向西環投降的也是四五十年代信奉共產黨,懷著一腔理想和熱血的人。
    文革時,失去利用價值的傅冬菊遭受揪鬥及各種殘酷迫害,晚景淒涼,沒有人對她伸出援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