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3月12日星期二

蘇賡哲:港台佛耶兩教對比

星雲與單國壐
31日明報
    加拿大設立宗教自由辦公室,由於加拿大本身沒有宗教不自由問題,它隸屬於外交部是合理的,也就是哈珀總理說的要向外國出聲。
    談到宗教,我想起台灣和香港這兩個擁有宗教自由的地區,一直存在信仰現象的差異。有人說:「台灣所有城鎮,都是以當地信仰廟宇為中心發展而成。廟宇在農村提供公眾集會的場所,舉辦各類活動,有時廟宇甚至成為各種小吃集散地,發展成夜市。」這些信仰廟宇包括民間祈福宗教,不一定是佛教。即使單就佛教來說,台灣也出了好幾位名僧名尼,而且都有著述。台灣佛教著作可以在香港擺滿一家書店,而且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佛教團體如慈濟功德會、佛光山等,影響力遠達海外重洋。
    同屬華人社會,佛教在香港的聲光遠未及台灣。香港沒有像星雲、證嚴、聖嚴這級數的出家人,佛教著作寥寥可數,更沒有具備巨大影響力的團體。論者認為這和英國有關,英國以聖公會為國教,所以泛基督教在香港的地位被抬高得蓋過了佛教。陳日君的影響力就像台灣那些名僧。
    不過我覺得,港台宗教情況的差異和統治者的信仰關係不大。台灣的蔣介石、李登輝都是基督徒,他們沒有因此令台灣的基督教發展得比佛教蓬勃。同樣,香港耶教的聲光也不是港英致力的結果。我覺得主要是耶教辦學團體的功勞。他們辦了很多名校,在這些著名中學畢業,往往比大學生更吃香。佛教團體辦學落後一大截。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印順導師與 香港佛教
http://www.buddhismmiufa.org.hk/buddhism/people/yunshun_HKBuddhism.htm

佛教法相學會
http://www.dhalbi.org/dhalbi/html_t/authors/author_main.php?p_id=8

匿名 說...

自鴉片戰爭後耶教紮根香港不能說沒有港英政府支持,建校都要有塊地。辦學目的就像派麵粉奶粉一樣,龐大的教育資金來自當時富裕的耶教國家,要作比較則其他的都給比下去了。配合政府的精英教育,耶教辦學團體的既嚴謹又嚴厲的教學方式培養出9優1艮的尖子進入象牙塔,這類學校很自然快速地成為家長望子成龍之所,早年的無分區升中試家住東九龍選擇港島半山名耶校的大不乏人,所以
BEND 1 永遠是BEN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