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3月30日星期六

蘇賡哲:談談中產及其他

    香港財政司司長年薪362萬港元,還有其他福利而自稱中產,引起全城嘲笑。曾司長是有論據的,論據是他無非喝喝咖啡、看看法國電影。其實喝咖啡和看甚麼電影,是一種生活品味,和所處社會階層沒多大關係。亦即一個人的生活品味,以至這種品味所需的物質條件,和人的財產之間並沒有必然關係。怎樣理財,和他擁有的財產才有關連。
    中國大陸有一位對手錶極具研究心得的專家,整理出大量官員所佩戴手錶的市價,人們可以從這個市價聯繫及該官員的薪水,從而推測官員貪污程度。但如果他看到李嘉誠佩戴一個精工錶而認定首富是中產者,當然就是個笑話了。喜歡戴中產標誌的手錶不等於是中產者,正如喜歡喝咖啡看法國電影也未必是中產者。
    倘若一定要從手錶看資產,則曾蔭權抽屜中那些勞力士手錶倒是符合他身分的。
    說不定因為他炫耀過這批手錶,就不好意思像曾司長般自稱中產了。
    我相信曾俊華在喝咖啡看法國電影之餘,大抵沒有享受太多奢侈生活。他的消費生活水平可能低於收入。這種情況十分常見,其中原因可能是對金錢的態度,也可能是他的精神寄託不在於消耗金錢。王永慶是台灣首富,記者發現他從泳池中爬上來,用一條有很多破洞的殘舊毛巾擦身。另一位和他身家相差不遠的富豪患癌,寧可選擇一隻便宜但疼痛的藥物而不肯接受免痛但較貴的治療方式。他們是吝嗇金錢。但好像司徒華先生,我對他的投資眼光和經營能力至為佩服,他可以享受中產以上生活,但只睡三尺闊單人床,床上還擺放一列書。和我一起在皇上皇、明星、陶源等食肆吃飯,也只叫一碟叉燒或梅菜扣肉加一碟「淥菜」,那是他的精神世界另有寄託,投資和經營是追求經濟獨立不必受制於人。
    還有第三種人,就是毛澤東。毛澤東最「奢侈」的享受應該是女色,此外,他睡一張傾斜的木板床,同樣床上放著很多書,吃的是紅燒豬肉和一些便宜的家鄉小菜,穿的更隨便,和獨裁帝皇所能擁有的物質條件相去甚遠。他不是吝嗇,也不因為精神另有寄託而刻苦,更不是像曾俊華那樣,要糊弄世人做無產階級導師和舵手,而是這種生活方式令他最感適意。
    生活品味和擁有資產不相稱的情況,在文化人中更加突出。以魯迅的老師,革命元老章太炎為例:在1930年代中期,章太炎擁有上海儲蓄銀行、浙江興業銀行存款共二萬二千銀圓,在蘇州有兩座房產、在餘杭有三十畝地。銀行存款折今日幣值是加幣十多萬元,加上不動產就是中產者了。此外,他還有明版書十餘套及秦代銅器、漢唐玉器、宋明瓷器等,這批古物如果在今日拿出來拍賣應可超越中產,即使在他那個時代,也是一筆不小的財產。
    然而,章太炎每天吃的菜肴只是腐乳、花生醬、鹹魚、鹹蛋和豆腐。雖然當時傭僕的工資很低,但章家沒有僱請傭人,菜肴都由妻子就近購買,去「邵萬生」買玫瑰腐乳、去「紫陽觀」買醬菜等。他抽水煙,也吸「金鼠牌」下價煙。至於衣著,很少添置新裝,穿來穿去都是三兩件舊衫。用現在的標準來說,章太炎過的是貧民草根階層的生活,但他不曾以此作標榜。他的生活態度自然兼泰然,如果有根進口香煙可抽就更滿足,他的精神寄託在做學問,而不在於追求財富。這樣的人愈來愈罕見了
趣味延伸:邵萬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