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11日星期四

蘇賡哲:太複雜的佔領行動

那些年,我們一起佔領中環
43日明報
    佔領中環的三位倡議者發表信念書。香港歷來的群眾運動,不曾有這一次這麼複雜。例如支援北京民運的百萬人遊行示威、民主歌聲獻中華、十多萬人參加的六四燭光晚會、五十萬人參加的七一遊行、十多萬人參加的反國教靜坐,人數都比佔領中環預期的一萬人多,卻從來都是一呼即聚,連信念書都沒有,更不用說還有後面跟著的幾部曲。事實上倡議者公示的幾部曲,複雜到我都不懂的地步,更也許不是不懂,而是怕煩怕到不想去懂。難怪古語有云:秀才作反,三年不成。不是三年成不成功,而是三年過去尚未起事。
    本來還想限制四十歲以下不准參加佔領行動。這幾乎令我噴飯。愛惜四十歲以下的同道,讓老弱殘兵去坐牢確實悲情得很可愛,不過將坐牢看成民主事業的中斷並不符合歷史。魏京生、劉曉波、曼德拉以至曾長期遭軟禁的昂山素姫,失去自由反而增加他們的聲光。很多社會活動的成功者,在事業頂峰都未到四十歲。
    倡議者提出和平與非暴力原則,這當然沒錯,但他們表明,佔領中環不是要癱瘓中環,希望只是造成小小阻塞。倘若就是這樣,那就沒必要去自首承認罪行。何罪之有?平日戲院散場不也小小阻塞乎。
    一般來鋭,這種政治鬥爭要令對手屈服或譲步,須要兩個條件。其一是中環癱瘓了;其次是聲勢浩大。這麼早便揭了自己的底牌,不會癱瘓中環,成功率可能少了一半。以前,所謂北京來的「中間人」傳話,洩露機密,遊行示威起碼要超過十萬人,中共才會重視,一萬人只視為小菜一碟,他們怎會認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