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13日星期六

蘇賡哲:分清敵友終止內訌

噴射飛機(後掠翼),不是土製飛機
[2013-04-09]星島
    我的朋友在政治取態上,多是支持民主的激進派。不過,這可能是一種錯覺,因為激進派比較勇於發聲,甚至勇於行動,就給人「多」的感覺。取態溫和的,即使是大多數,也以沉默而容易被淡忘。
    有評論人這樣說:「激進政治領袖容易鬧分裂及內鬥是因為他們都愛把自己打扮成正義化身,代表最崇高純潔的價值與理想,容不下半點沙石或異議,一碰上分歧,誰才是真正的正義化身,誰是叛徒等問題便自然湧現,造成互不相容的局面。」
    這段評論有一點應予補充:首先,不是激進政治領袖才容易鬧分裂及內鬥,而是所有政治領袖和他們的追隨者,都容易這樣做。領袖與領袖、追隨者與追隨者,甚至追隨者與領袖之間,都隨時會一言不合,立即翻臉、一言不合,立即從同志變殺父仇人。
表現得最令人駭笑的,應算是追隨者與領袖之間的翻臉,不久前還在頂禮膜拜,轉眼就百般辱罵。有時,我會聯想起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丁春秋和他的門徒,但丁春秋和門徒是利與害決定合與分;激進政治領袖和追隨者的翻臉,卻與利害無關,而是各自以為自己就是正義化身。評論人說「他們都愛把自己打扮成正義化身」,其實他們不是「打扮」,而是從心底就認定自己就是正義化身。
    太平天國造反者因分裂與內鬥而失敗,有人從而炮製出,「太平天國DNA」一詞來形容內訌有其遺傳性。可是,太平天國內訌,根源在於爭權,這和我們說的政治激進者爭奪最正義、最純潔的旗幟,是絕不相同的兩回事。反而中共的內鬥,尤其是蘇區和延安時期的內鬥,和權利之爭的關係沒有太平天國那麼明顯,但也不是為了爭奪正義與純潔的旗幟。例如1938年投奔延安的李凝,因「走路像日本女人」、還「擁有一件日式襯衣」,就被逮捕入獄,終至下落不明。這只能是迫害狂在運作,和正義、純潔沒有關係。反而文化大革命時的分派武鬥,比較接近我們所說的香港激進派內訌,但也只是接近,分派武鬥的人是不會和最高領袖翻臉的,香港激進派則會。
    不過,從太平天國到中共以至香港激進派的內訌,還是有一個共通處,就是對翻了臉的內部敵人,比對正面的政敵更無情。太平天國發生內訌後,對清廷的軍事鬥爭就失去興趣,只處於被動的防禦狀態。
    對一齊起事的昔日弟兄則兇狠地斬來殺去。中共內訌,用狗咬死同志、用木榔頭將腦殼砸爛、點香燒臉、用子彈刮肋骨、用炸藥處死,把人炸得粉碎並稱之為「坐土製飛機」,這些酷刑,都較少用來對付正面的國民黨敵人,抗戰時更不會用來對付日軍。
    我想,如果激進派要減少內訌所造成的損失,就先要改變這種做法。我自己一向是不與昔日同志多所計較的。大家都知道,我在不同的媒體上發表過系列文章和講話,分析我所認為的,司徒華先生在五區公投一事轉?,是因為他有一封寫於1984年、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的信被中共用來脅迫他故。
    雖然不少人認同我的分析,但也有些華叔的朋友不願接受,並在報上對我有所批評。這些朋友都是反專制反極權戰壕內的好同志,平日我對他們都是很敬重的,要反駁他們並不困難。例如有朋友問,何以不在華叔生前提出我的分析?他無視我是讀了《大江東去》第103頁才有此看法的。但我不會因為這種看法上的分歧就和朋友翻臉吵架,忘記了正面的事業。這點愚見,聊供激進派朋友們參考。


3 則留言:

匿名 說...

紅朝的威迫利誘, 為香港民主運動分裂的重要原因.
人網事件, 有頗多存疑, 或許日後才能看清楚.

C 說...

「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的信被中共用來脅迫他故」

荒謬。即使公開司徒華是共產主義者又怎樣?正如梁國雄是馬克思主義者,中共可以脅迫他嗎?

懷鄉書訊 說...

隱瞞是恐怕別人知道,沒有人能用眾所周知的事去脅迫別人。C, 是否有點比喻不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