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17日星期三

蘇賡哲: 一大進步

2012立法會選戰時的盟友
49日明報
    自相殘殺是中國人的拿手好戲。史書中最血淋淋的是開國君王殺功臣。朱元璋誣功臣以作反,一案可以誅殺萬計無辜者。這是防止功臣威脅朱家權力。皇權牽涉巨大利益,兄弟可以為它骨肉相殘,李世民的玄武門之變是個典型。不是親兄弟的太平天國,更急不及待在大敵未滅時便開始內訌。    太平天國畢竟打下南京,有了半壁江山才開始內訌,更急不及待的是中共,他們在山裡打遊擊時就開始自相殘殺了。反AB團、整風殺死的自己人可能比被國民黨殺的人更多。殺人的方式也更殘酷。即使他們得了天下,這種「黨性」依然留存下來。文革年代甚至發展到人吃人階段。
    奇怪的是,今日得到這種內訌DNA的是中共的反對者。以我所見,香港和海外最喜歡搞內訌的是最強烈的中共反對派。反共反得愈堅定愈激烈的群體,內訌也往往愈激烈。當然,權位還未到手,社會文明也不容許人身傷害,內訌只能用「文鬥」方式進行。引起內訌的原因,亦不一定是爭權奪利,更常見是理念衝突和路線歧異。
    劉少奇、林彪以至高崗、饒漱石們一被打倒,以前他們的功勞便一筆抹煞。今日中共的反對者也一樣,一翻臉便是全盤否定,最突出案例如司徒華,五區公投轉軑後,就變成原來是中共的終身臥底。等於是以前的貢獻全變成壞事。這次,蕭若元與毓民反目,兩人都表示不忘對方過往的是處,可以說是一大進步了。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因為華人的生活文化中, 未真正嘗試過權力和平轉移, 所累積起來的心理結構, 幾千年來都沒有

最可怕是這種影響是不知不覺的, 讀了很多書的也擺脫不了, 看看來自大陸的留洋博士便知

匿名 說...

長久以來,我們承受了祖傳的「聖人文化」。「丈夫處世兮,立功名!」是人的最高價值和目標。由秦始皇到毛主席,任誰也跳不出這怪圈。西方文明起自於承認「人的本質的不完美(原罪)」,因而努力完善,唯我獨尊的東西成不了氣候。中國人在骨子裡頭便唯我獨尊的,由一家之主到一國之主,只要有權便自然成尊成大,光榮正确。中國人「窩裡鬥」至今仍惨仍烈,還擺脫不了「成聖」文化的咀咒。如何看待人人平等,跳出「因領袖是正義的化身,所以一切手段皆符正義」這一迷思?每一中國人應捫心反省了。

匿名 說...

請樓上說明「丈夫處世兮,立功名!」是那位聖人說的。由秦始皇到毛主席都不是聖人當然跳不出所指的怪圈。何人是立功名而成聖的?

匿名 說...

簫若元表示再不與任何黨派有關係, 讓人有所猜疑 :
1. 退出民主運動 ?
2. 間接向某方面示意 - 再無敵人, 再 不抗爭 ?

匿名 說...

謹复:「丈夫....」不是甚麼聖人說的,是周公瑾酒後的狂言(可查《三國演義》)。

所謂「聖人」無非是將人聖化神化以供頂禮膜拜,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精神朿縛。以至成了怪圈。

匿名 說...

啊! 即係大佬文化係馬?

匿名 說...

明白了,「丈夫處世兮,立功名。」只不過是小說作的而非聖言。再請教所指的「聖人」是不是耶教將人聖化神化的那種類別。老子勸人莫作膜拜,莊子更提倡解除束縛,自由自在,優哉遊哉。

Elaine Ran Ye 說...

Well, it's HK's and communists' democracy.

匿名 說...

孔子, 耶穌, 阿拉, 是文化的宗教道德層次, 權力結構是政治社會層次, 那裡出問題就要在那裡解決

不要將責任推給「聖人」, 聖人說 : 每個人都是道德主體, 有選擇的自由, 甚至可選擇否定「聖人之言」, 即係唔好痾屎唔出賴地硬

匿名 說...

請益於樓上~
這两方面的層次不是分裂和隔絕的吧?有選擇的自由?單就疍頭理論、個人意志或可成立,但在專制政治社會,是現實嗎?未免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