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19日星期五

蘇賡哲:豁達的好處

文懷沙
411日明報
   吾友方先生罹患肺癌,先是向各方老友徵集悼文,後來更要求趁他尚在世就舉辦追悼會。可是朋友們興趣不大,拖延久久未見動靜,方先生心願未遂,也就帶病延年過了一年又一年,還能寫新書大談靈異和見鬼的故事。
    這使我想起患同一種病的華叔,救治實在是已盡全力,但在遭人唾罵扔冥鏹咒速死的壓力下,不能不過早辭世。和方先生的豁達自得比較,心境對病情確實會有很大影響。
    無獨有偶,方先生對生死的豁達,和富爭議性的「國學大師」文懷沙很相似。文懷沙說:「所有的遺體告別,作為哀悼主角的死者是一無所知的,只是活著的人在起哄。所以我主張活體告別,你們來,歌頌我當面讓我聽聽,罵我也讓我聽聼。輓聯不必寫,要寫就寫活聯,好的、壞的,生前都可以看到。」
    還有相似的是,兩人對美麗女性的傾倒。文懷沙在北京腫瘤醫院開刀做手術時,發現操刀的女醫生極漂亮,竟不肯打麻醉針,還向女醫生說:「古人可以不麻醉刮骨療毒,我看著你,你的美麗就是麻藥。」結果當然痛得死去活來。
    文懷沙還說:「女孩子可以略輸文釆,不可以稍遜風騷。略輸文采只是少知少識,稍遜風騷則是無風無趣。」這種唯風騷論和粵諺的「女人唔姣最壞風水」是相通的。相信方先生會贊同他的說法。
    李輝曾指文懷沙偽報年齡,比真實大12歲,這才夠老做章太炎的學生。又指他被抓去勞改不因為政治問題,而是奸污了十多個婦女。方先生沒有這些問題,比文懷沙幸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