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22日星期一

蘇賡哲:並非不敢冒險

曾經是香港標誌的大眼雞
412日明報     
    往返中港台的飛行時間,雖然比以前縮短了,很多人仍視為畏途。固定在一張椅上坐十五、六個小時,當然不是舒適的事。不過,和關在貨櫃中偷渡比,卻是天堂地獄之分了。
    我曾從澳門偷渡赴港,屈身在一種叫「大眼雞」漁船艙底,缺乏空氣加上搖晃,嘔吐得七葷八素。上船前吃過幾隻蝦餃,此後看到蝦餃就想吐。然而那只是數小時航程,比起中國內地人乘貨櫃船偷渡去美加或歐洲,只能算是小菜一碟。
    澳門偷渡赴港,畢竟船家和我們在一起,貨櫃船偷渡,櫃門從外面一鎖,可就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困處在䥫箱子中,暗無天日,不是數小時,也不是十五、六小時,而是二十天或更久。一般蛇頭會叫偷渡客避免帶收音機、手機和金屬物品上船,乾糧和水一開船就是珍稀物資,最難處理是排洩物沒有出路,蛇頭建議用保鮮袋裝好,集中堆放在大箱中。沒有通風設備,空氣當然渾濁不堪,而且愈往後愈嚴重,足以將人悶死。如果貨櫃有所遷延未能如期打開,死亡率是相當高的。西方國家工人動不動就罷工,還有貨船可能遇上惡劣天氣,都會是奪命因素。
    一直以來,史學界總認為中國是農業社會,小農經濟DNA特點是安土重遷,農民自我綑綁在三畝田上,過望天打卦的小日子就滿足了,因此,探險、冒險不是中國人的民族性,地理大發現是歐洲人的事。
    但從貨櫃偷渡來看,中國人的冒險精神是不亞於人的,分別只在別人開拓有成,我們才拚命追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