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

蘇賡哲:辜恩負義另一例

418日明報
    不少美國傳教士和他們的家屬長期在中國生活,對中國產生感情,做了對中國有利的事,卻沒有得到好報。這種事例我曾言談過,其實,賽珍珠也是個典型例子。    
    賽珍珠才三個月大,就被父母帶到中國,四十歲前一直在中國居住,曾入中國籍,以中國人自居。(高行健得諾貝爾文學奬,因他入了法國籍,不算是中國人得獎。然則賽珍珠得諾獎,豈不應算是中國人得獎)。她深入中國社會各階層,第一任丈夫是金陵大學農學教授,使她有機會和農民密切接觸,她在1938年以描寫農村的《大地》得獎,有人說是「突然得獎」,但這書在6年前已得過普利策文學獎了。賽珍珠回美國生活後,一直呼籲支持中國抗戰,做了很多相關工作。表演藝術家王瑩赴美宣傳抗日,得到賽珍珠大力支持,得以在白宮演出,羅斯福總統和各國使節都是觀眾,賽珍珠還親自擔任報幕員。
    《大地》真實地描寫了中國農村,「真切而取材豐富,使人類的同情心越過遙遠的種族距離,並對人類的理想典型,作出偉大而高貴的藝術呈現」,這是西方的觀點,但因為它沒有描寫農民革命,被當年中國佔了主流的左翼作家冷嘲熱諷,甚至貶損得一文不值。又由於它暴露了農村陰暗面,國民黨政府官員在米高梅公司將它改編,赴華拍電影時處處刁難,阻止拍攝。
    1971年中美關係改善,八十歲的賽珍珠希望重返中國,中共說:「考慮到你長期在著作內歪曲、攻擊、謾罵新中國及其領導人,我們不答應你訪問中國的請求。」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值得一提的是,襁褓中的賽氏在中國長大并受中國文化熏陶,她稱那老奶媽是自己的母親。這感恩的心原本就是傳統中國文化的精神,叫人緬懷!

Elaine Ran Ye 說...

It's hard to revise so called Chinese tradition in 100 years even without CCP's r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