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蘇賡哲:沒有犯錯何需原諒

5月8日明報(多倫多)    
    評論政壇人物,我不主張「一棍子打死主義」,有些人物的做法,雖然我不同意,但如果他人品可取,有道德涵養,我還是願意在這方面予以肯定的。當然這屬於「是其是,非其非」的肯定,不等於我會因此贊同他的政綱。有朋友因此批評,我這是東方式以道德取人的標準,若是西方標準,是要看政客在政治上的表現,不像中國人用道德修養來論斷人物。
        曹操曾經屢次下求賢令,求取政治人才。他的標準是「負污辱之名 、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亦即是有政治才幹就 不論缺德與否。我們總不能說曹操用的是西方標準吧。
    我對人傾向於講包容,容易原諒別人的錯,體諒別人的軟弱,這是得自《聖經》的取態。在要擲死那失德婦人的人群中,我會是放下石頭的一個。對耶教的宇宙觀,我有自己一套看法,但對它的「人學」,尤其仁恕之道,我覺得是很可取的。所謂體諒別人的軟弱,是指普通人在誘惑下的軟弱,我們要內省自問,自己是不是也有這種軟弱,如果有,但我沒有因此犯錯而他犯了,我必須採取包容的態度體諒他,因為我只是比他幸運沒有犯錯。即使這是因為我比他堅強才沒有犯錯,我有此堅強他沒有,同樣是我的幸運,是他的不幸,應該給予憐恤。當然這是宗教情懷而不是法律觀點。
    有朋友誤會,以為這裡所說的軟弱是指病人的軟弱。一個人有病,不論肉體或精神上有病,他只是有病,不是犯錯,因而只需予以同情及尋求療治,而不是講原諒或包容。

5 則留言:

匿名 說...

欣賞此文。
包容的精神很重要。傳統的中國教育是要求嚴苛,無論對人對己,但實際卻做不到。結果很多人活在岸然道貌的虛假裡,一點也不舒暢。承認人的有限,會犯錯,這點很重要。人總有可原諒處,不要一棍子打死了。有點像社會文明了,便該廢了死刑。

Albert Y.C. Lai 說...

我曾經對所有在禁煙地方吸煙者深痛惡絕。但有一天,在禁煙的巴士總站,我看見一個吸煙的人,熱心幫助老弱上巴士。(好像是在幫助時已吸完,別擔心。)這是很寶貴的一課,一個在某方面自私討厭,但可能在另一方面可敬。以後我學對做法深痛惡絶而不是對人深痛惡絶。

匿名 說...

蘇博士分析很清楚,若獨舉耶教哲理以明言之,則有偏好之嫌,論包容,耶教口號:「信者得救」,明示或暗示了「不信不救」。地藏菩薩發願救贖至地獄空無一人讒會離開。耶教否定其他宗教,佛教禪宗言「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孔子有教無類。方法不同,終極目標一致。老子「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政教不合一,無妄想合政治家聖人於一時一體。奉勸世人尤是中華兒女多讀聖賢書,多作研究,勿從不學之士扭曲原義。嗚呼哀哉!比不懂還好。

Elaine Ran Ye 說...

勿從不學之士扭曲原義。嗚呼哀哉!比不懂還好。

===其实不会,有心读书者,并不会误会扭曲.

匿名 說...

歡迎對號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