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1日星期二

蘇賡哲:他們早就有人權觀念

投名狀劇照
5月13日明報(多倫多)    
    《水滸傳》中的落泊人物如果想去參加梁山泊團伙,必須先在山下殺一個人,奉上人頭,充作落草為寇的身分証明,是為「投名狀」。共產世界也有他們的投名狀。
    中共趕走蔣介石,建立了新政權,但中國當年工業落後,正宗無產者的工人為數不多,中共成員大部份是眷戀土地的農民,這種人照馬列學說分析,「革命性」遠不及工人,所 以共產陣營大老板史大林對一面倒過來的中共是心存疑忌的,擔心他們是另一個南斯拉夫。因此,中共史學界認為,中共出兵朝鮮,殺了美國、加拿大等國家聯軍,從而取得史大林信任,這可以說是另一種投名狀。不過這種投名狀,死人是以萬計的。 
    還有一種投名狀是之前我說的,中共要貧農鬥爭地主,分田地分財產外,更要把地主殺了。中共史學家楊奎松解釋,這樣做的目的,是中共要農民和地主有了血仇,以後不得不跟共產黨走,永遠站在共產黨這邊,中共政權就得到鞏固。 
    一個政黨為了權力利益,殺死以萬人為單位的百姓,當然是置人權、人性於不顧。楊奎松站在中共立場說:「在那樣的時代,進行那樣的鬥爭,當然不能去講甚麼人權、人性。人權、人性、法律及其程序公正之類的觀念都是後來的。是共產黨人經過了改革開放,到90年代後期才開始接受和逐漸不再否定的觀念。因此我們不應該拿這樣的標準去要求、批評過去的人,要求那時候的人像我們今天這樣思考。」但是我們知道,中共從來就是向國民黨政權要人權、人性和法律的政黨。30年代他們還叫宋慶齡等組織了「人權保障同盟」。

3 則留言:

tohdao 說...

1932年,宋慶齡、魯迅、胡適等人成立了中國人權保障同盟。1933年,這個組織向國民黨政府提出兩項要求,一是釋放政治犯,二是公布監獄中犯人受虐待的情況。

匿名 說...

所謂的中國學者,都是為黨說話的。喪失良心者 !

匿名 說...

世界之大,投名狀這東西唯是在中國行之有效。中國人究竟有冇道德底綫?難道是一個可以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民族?如果是,深以是中國人為耻。希望蘇博士進一步深入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