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6月13日星期四

蘇賡哲:學歷與志趣

6月5日明報(多倫多)
    在加拿大或美國,一個高學歷的人為了興趣,從事與他學歷不相稱的低收入職業,是一件很尋常的事。香港觀念則是讀書為了賺錢,所以9A狀元梁領彥放棄高薪厚職去實現理想,當巴士車長,就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有人甚至批評梁先生是浪費了社會資源,理由是當車長 何必讀那麼多書。
    以前的巴士除司機外,還有守閘員負責推拉閘門,更有樓上樓下售票員。售票員不只是售票,還要用打孔器在學生月票上打孔。隨著器械電氣化,司機兼任了所有職能,改稱車長算是適切之擧。我乘巴士時,常覺得一個人要應付那麼多事情,連輪椅乘客也要下車照應,實在是頭暈眼花的職業,想不到有人以此作為夢想職業,真可嘆服。 
    梁先生上任不久,有另兩位車長跑去指摘他不知人間疾苦。這兩位車長想來對自己的職業和待遇必定很不滿意,甚至是一肚子沒吐出來的苦水,看到居然有人放棄數倍月入去當車長,豈不是令人認為這是一個充滿樂趣,比四、五萬元月薪更好的職業?這自然會影響他們向人吐苦水的說服力。 幸而梁先生EQ頗高,三言兩語便化解敵意。他表示家中親人受到更大壓力。其實他的親人已經相當難得。我有一位老同事,辛辛苦苦供獨子讀了大學,以為此後家庭收入可以改善,不料兒子一畢業便跑去落後國家義務傳教。老同事大失所望,將居所賤賣,和老伴入住某機構辦的老人院,住得很舒服,而且包辦身後事,只是後代沒有繼承權 。他們以此作為對兒子擇業的抗議,叫一拍兩散。

8 則留言:

匿名 說...

同樣有些不見得在服務市民的議員,霸著議席祇做舉手機器。擁有(多重)高薪厚職,卻無智慧和羞恥心,也令人們覺得無趣及無奈。

薯條啊雄 說...

興趣如果是苦差~夢想終將幻滅:

兒童愛幻想將來長大了做醫生,律師,消防員,警察等等,

其實很多工作是苦差事,文靜體弱者會體力不支,

簡直入了地獄,做超市理貨員,一箱箱罐頭是很重的,

搬上架時雙腳要站在七尺的梯頂,體力不支便像跳水,

少年時誤以為做超市理貨員很容易,穿西裝,打打價錢標貼,

又可享受冷氣,結果做了一天後,雙手也抬不起來,

原來世事並非表面想像的簡單,又例如做點心,工時長,

朝四晚四,六天工作,砍排骨要一刀斷,要快要準,

粒粒平均大小,一小時砍八盒,砍雞腳一刀斷四甲,

要快要準,每種點心有多重步驟,工作艱辛,

和你在茶樓坐低喝杯茶,吃個包是兩個世界。

有佛教大師說過:「如果你不是盲人,最好不要做按摩師,

因為按摩師是盲人的求生技能,盲人別無選擇,但你有。」

你有高學歷,別人沒有,你為嗜好駕巴士卻令別人無飯吃。

匿名 說...

中國人向來都有功利觀念,實用至上,很少夢想,也不容別人有夢想。社會、父母、甚至自己都將「人」設計成物質人,此外無大超越,所以很無氣派。譬如做女人,是生育工具和性對像。嫁得好,嫁得去便完成「物質人」目的,所以讀書是多餘的。淪為妓女,已再無嫁好嫁去的價值,所以是賤貨。花多多錢与精神讀書,是一種交易,說不上興趣。大陸現在也說「夢想」,不管動機為何,不失是中國人的零的突破,是「人」的覺悟。只要繼續不停「夢想」,便表示開始懂尊重自己,喜歡自由,并為自己的夢想而有所作為。世界文明由人的夢想開始,中國人不是天生賤貨,怎會無夢?

薯條啊雄 說...

職業無分貴賤?行行出狀員?

事實醫生狀員地位及財色兼收能力肯定高於清潔廁所狀員。

在美加生活做低下及洗廁所的工作的確沒有被歧視的壓力。

匿名 說...

我覺得分別之處並非東方人特別功利,又或者歐美人比較隨便,而是社會有沒有安全網,保障一個人基本的生活。
在北歐國家,一個人失業了,得到的救濟金仍可過活。退休後也有社會保障。但香港的綜援,要生活也是很勉強,強積金也不足以令人退休後生活無憂。住屋如此貴,也因此我們一出生已注定是房奴,為李家打工。在這種環境,為興趣打工對於很多人來說跟本不可能。也因此很多人仍然抱著養兒防老的觀念。悲哉!

匿名 說...

為興趣,具高學歷而從事低收入職業的,以「論公民抗命」著作聞名的梭羅可算表表者。哈佛出身,卻在鄉下教書,後來干脆搬到瓦尔登湖邊十分簡樸的小木屋從事寫作。朋友們認為以他的學歷應不難找到很好的工作,他沒這樣做,簡直浪費了在哈佛所受的教育。聽他怎樣說----好工作往往是人生的陷阱,整天忙碌,對提高人性沒帮助,無法帶來真正的快樂。只不過為賺更多的錢來買不需要的物質罷了。很多人生活無趣甚至絕望,那才是很大的浪費,浪費生命、浪費自然及人的可能性。如果人過簡樸的生活,他就可以擺脫這個人生陷阱,享受更多的自由与快樂。
梁領彥之舉,在香港是怪事,在美國卻不見怪。蓋社會風氣,人文傳统,價值取向都有很大分別。

薯條啊雄 說...

香港的在職貧窮問題嚴重,在職貧窮又稱遺傳性的貧窮,

每天工作十五小時,月入六千元,沒時間沒金錢栽培孩子,

低下層沒有辦法令下一代脫貧。六十年代尚可在家穿膠花,

剪線頭,上街做小販,開士多幫補家計,但今天已經被大財團壟斷,被政府取締。

香港只剩下服務性行業賴以維生,除了女人,學生較易搵工之外,

男性過了五十歲,極難再被聘用,所謂一職難求,

這位大細路為實現童夢玩巴士,卻搶走了別人一家的生計,

情何以堪???

匿名 說...

九龍巴士公司長年在聘請車長,恐怕人手不太足夠或流失率高吧,梁先生哪有搶了別人一家的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