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6月19日星期三

蘇賡哲:徐老師沒理解錯

6月11日明報(多倫多) 
    剛辭去香港支聯會常委的徐漢光先生,和我應該常在同一所大廈的電梯中碰面,而且照別人形容,他是不修邊幅,眼鏡臂掉了就用一根橡筋代替,極之環保的教師,這麼突出的外型,我卻毫無印象。 
    這次徐老師為「愛國愛民」口號之爭而辭職,一般了解是支聯會以前曾引用王丹作外援,在民主陣營的內訌中佔了上風,因而想起引用丁子霖老師,希望丁老師出手幫他們一把,抨擊論爭對手。不料丁老師認同「愛國愛民」是愚蠢的口號,徐漢光在失望之餘,竟在電郵中指丁老師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所以轉而同情中共。丁老師受此侮辱,當然怒極反擊,徐漢光只好辭職。 
    日前,徐漢光提出解釋,說他之所以闖下侮辱丁老師的禍,是「以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個心理學名詞是指困住你,你就接受了人一個觀點。我用錯這八個字,都是丁老師在香港電台講,我上網查才發現亂用闖禍,便立刻道歉辭職。」 
    徐老師愈解釋愈令人糊塗。他原先「以為」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困住你,你就接受了人一個觀點」,這沒有錯嘛。不知道他上網看到甚麼,會發現自己錯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就是銀行的人質被劫匪困住,人質就接受了劫匪的觀點,同情劫匪,說劫匪是好人。在這次紛爭中,等於是徐漢光指丁子霖像銀行人質,被中共困住,便同情中共,接受中共觀點,站到中共那邊去。 
    更使人失笑的是,徐老師解釋,本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說法,是支聯會內部討論記錄,按錯電腦掣才傳了給丁子霖。

6 則留言:

匿名 說...

丁子霖患 xx 症,覺得"「愛國愛民」是愚蠢的口號"... 所以就是"轉而同情中共"...

點諗都諗唔通個邏輯。


話說"徐老師解釋,本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說法,是支聯會內部討論記錄,按錯電腦掣才傳了給丁子霖。"

其他與會人士唔當場覺得有問題就更奇怪。

匿名 說...

某程度上, 丁子霖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奇怪.

懷鄉書訊 說...

丁子霖身在中共治下而能有「愛國愛民」是愚蠢的口號的覺悟,絕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如身為異國公民猶聲聲愛國之流可比。

匿名 說...

問題可能是出在對「愛國」二字的不同理解。

徐老師相信是沒有理解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但相信徐老師認為「愛國」是指愛中國那塊土地上的人民而非指愛中共政權,並且認為中共政權是迫害人民的政權,所以是一個「不愛國」的政權。

或者這也是支聯會對「愛國」二字的理解,他們認為「愛國」與「愛民」是分不開的,所以支聯會才會提出「愛國愛民」這個口號。而他們認為中共政權則是迫害人民的,所以他們認為中共是「不愛國,不愛民」的。

所以,當徐老師得悉丁老師也反對「愛國」時,於是就以為丁老師因為在中共極權統治下也變得與共產黨一樣是「不愛國,不愛民」,所以就說丁老師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但殊不知丁老師因為是生活在大陸共產黨政權下,中共的宣傳給丁老師的印象是「愛國就要愛黨(當然是共產黨)」,所以丁老師與大多數大陸民眾一樣,理解「愛國」就要離不開「愛黨」,而非支聯會所理解的「愛國」就離不開「愛民」。

正是由於在大陸,「愛國」就離不開「愛黨」,那丁老師就當然反對「愛國」了。

匿名 說...

一個"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更好/正確例子其實是"金庸"。

從第一次被欺騙的"綁架"中逃走出來,當再次遇見同一批綁匪,金庸選擇跟綁匪再走在一起。

唉!

tohdao 說...

金庸(查良鏞)在毛時代,是香港新聞界的反共英雄,毛後迄今,又蛻變成親共名師,主張新聞工作要學解放軍聽黨的指揮又不違良心。
一九九六年和一九九七年,金庸先生分別被原杭州大學和浙江大學聘為名譽教授。
一九九九年五月,前新華社香港分社(即中聯辦前身)副社長張浚生邀請金庸先生出任新浙大人文學院首任院長。據說張和金先生是好朋友。
查良鏞在浙江大學舉行的全國性的《新聞機制改革與經營管理》研討會上,說:「解放軍負責保衛國家人民,我們新聞工作者的首要任務,同解放軍一樣,也是聽黨與政府的指揮,團結全國人民,負責保衛國家人民。我們要跟隨黨的政策,不是甘心作黨的工具,受它利用,喪失作一個誠實的新聞工作者的良心與立場,而是盡一個愛國公民的職責,保衛國家,不受外國的顛覆和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