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7月4日星期四

蘇賡哲: 兩個施恩的中國人

6月26日多倫多明報 
    二次大戰時,中國駐奧地利外交官何鳳山頂著納粹壓力,發放赴華簽證給數以千計走投無路的猶太人逃出生天。何博士不只是拿著印章蓋個簽證就算,很多時候還要和納粹黨人、蓋世太保鬥智鬥勇。 快意恩仇的猶太人在劫後昇平的年代,當然不吝於表達他們對這位國際義人的感激,但義人在小農經濟的中國總是要招惹猜疑的。人們不相信 雪中送炭,懷疑何鳳山不會做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何況他拯救的猶太人中有不少富翁,順理乘章何鳳山就被誣出賣簽證。 
    不過,何鳳山還是可以告慰於身後的,以色列還給他公道。另一方面,中國人對猶太人之天敵希特勒也是有恩的。 
    希特勒童年時在維也納過著窮困潦倒的日子。他在自傳中說:當時有個旅居奧地利的中國家庭對他提供過慷慨無私的幫助。這家中國人經常邀請他到宅中吃飯和留宿,還無條件饋贈500奧地利先令讓他交學費和充作生活費。
    後來這家中國人發現希特勒極富繪畫天賦,就主動去聯繫著名的維也納大學,希望資助他去大學進修。希特勒沒有忘記他們的恩情。他寫道:「他們的幫助是無私的,是讓人無法忘懷的。」他在《我的奮鬥》中說:「中國人不能等同韃靼人和匈奴人,他們是特殊的人種,是有一些文明的人種。」 
    可惜這家中國人改變不了希特勒成魔的歷程。世界總是要少了個畫家,多了個魔君。這家中國人和他們的後人,迄今不願意提起那段往事。

6 則留言:

天佑女皇 說...

中國的好人,少得像西方的暴徒。

oldiehugger 說...

英文版的"我的奮鬥"我找不到先生所提及的資料反而他講"中國佬"和"黑鬼"就算識德文都不可以成為德國人。

天佑女皇 說...

在小農社交做好事卻無人相信因為好人不常見,

在西方社交做好事卻無人懷疑因為好人很常見。

天佑女皇 說...

我傾向相信英文版的「黑鬼」「中國佬」論,

納粹黨連其他白人也看不起,納粹黨認為德國是最優秀的白人,

在歐美的納粹黨即是白人優越主義的三K黨。

天佑女皇 說...

看來要研究德文版才可下定論。

oldiehugger 說...

But it is almost inconceivable how such a mistake could be made as to think that a Nigger or a Chinaman will become a German because he has learned the German language and is willing to speak German for the future, and even to cast his vote for a German political party.
英文版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