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蘇賡哲:魯迅不是胡適他們的人

[2013-07-02]溫哥華星島
    文友提起毛澤東答「如果魯迅活到解放後」的假設題。毛澤東估計:「要麼是關在牢裏還要寫;要麼是識大體不做聲。」 文友進一步提及,胡頌平在台灣問胡適,魯迅要是還活著,會不會也像其他舊識那樣,被改造成「新人」,甚至如馮友蘭那樣主動獻媚?胡適的回應是哈哈一笑,然後肯定地說:「魯迅是不會屈服的,他是我們的人。」文友為此感動說:「這個『我們』指的當然不是政治見解上的『我們』,而是心靈自由、始終如一的『我們』,是身為有擔當的獨立知識分子的『我們』。他知道要瞭解一個人,不在一時分合,而在他一路下來的言行。即便歧異若此,他相信魯迅終究是『我們』的人」。 
    文友並下斷語:「但凡魯迅讀者,恐怕都會同意胡適真懂魯迅。」文友這個「恐怕」用得很好,我就覺得胡適看到的只是表面,是魯迅希望他的讀者看到的一面,而不是立體的魯迅。亦即胡適並不真懂魯迅,他是謬託自己人了。魯迅的為人,比胡適複雜得多。 
    我們先看看毛澤東對要是魯迅還活著的估計:「要麼是關在牢裏還要寫;要麼是識大體不做聲」。其實,毛澤東答了等於沒有答,因為在他統治下,魯迅只可能有這兩種選擇。我的看法是:如果魯迅被國民黨抓去坐牢,那麼他關在牢裏還要寫文章罵國民黨;但如果「解放」後他仍在生,他即使看到中共的黑暗,也會識大體不做聲。這不是因他憎恨國民黨熱愛共產黨,事實上他是兩者都恨,甚至可以說,他是給共產黨氣死的。但他生前就表現出,不用說不怕坐國民黨的牢,即使國民黨要暗殺他,他還是會要寫文章罵國民黨的。此所以胡適誤以為「他是我們的人」。 
    可是同樣在他生前,他是瞭解共產黨黑暗的,但他不做聲。生前如此,當然就可以作為假設他未死的立論依據。 
    為甚麼魯迅同時痛恨國共兩黨,卻有對待上的差異,我認為是中共心計勝過國民黨之故。魯迅和普通人一樣愛面子,中共先叫一些憤青作家圍攻魯迅,辱罵他一頓,然後由高層文化黨人出面向魯迅道歉認錯,表示憤青作家發現原來魯迅如此偉大,於是倒轉過來,齊來崇拜,把魯迅捧上神檯,充作左翼作家聯盟盟主。一打一拉,使狼狽過後的魯迅大有飄飄然之感,即使後來發覺誤上賊船,飽受共黨欺凌,也不能放棄尊榮,自行走下神壇。 
    因此,中國大陸有人以「橫站的士兵」形容魯迅,就因為魯迅受國共兩黨前後夾擊,腹背受敵,只好橫站著作戰。中共掌握魯迅不肯自行走下神壇的性格弱點,就可以操縱利用他,使他「識大體」,國民黨沒有這種心計,所以魯迅反它反到底。 
    即使不談魯迅親身感受的工頭之壓迫,隨便舉一個例子,就可以明白魯迅不會不知道中共是一艘賊船。中共高層顧順章被捕叛變,在上海主持地下工作的周恩來就帶人把顧一家男女老嫩十六人勒斃埋掉。 
    此案曝光時轟動上海,魯迅不會不知道。魯迅曾向中共的人表示過,他知道中共得天下後,先就會對付他,他只望能穿紅色制服去掃街就引以為幸了。他知中共之惡而隱其惡,他不是心靈自由、有擔當的獨立知識分子,這樣的人不可能是胡適他們的人。

9 則留言:

老漢追車 說...

有佛友只罵美國去死、布殊去死,從未見他罵中共去死?

可能就是中共的厲害,身邊不罵,罵老遠又無關的美國?

這類大陸化走狗憤青,看似勇者,實在是廢物人渣懦夫!

匿名 說...

信佛便應知因果, 不該妄語, 難道佛友所信的 "佛", 也是大陸貨, 是假的 ?

匿名 說...

我想必是胡適為人厚道,不想魯迅污名於文人上罷了。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Ran Ye 說...

Lu Xun earned a lot for attacking the KMT govt. and he is one of the very few dominent writers.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老漢追車 說...

情況相當於親共的憤青,隱中共之惡而臭罵歐美,

我指的憤青是中共喉舌,在網上臭罵人專制獨裁,

當然他所指的專制獨裁,並不是共產黨而是歐美,

身邊的中共作惡不做聲,反為中東回教正義發言,

可能即是林雲教授所指,大陸安插在港親共勢力,

九七年至到二零零七年,大陸滲透百萬親共移民,

情況像滲透新疆及西藏,大量漢族移民湧入疆藏,

有網上佛友竟顛倒黑白,仇恨敵視歐美及以色列,

唯一解釋他也是冒牌貨,大陸特務假扮的佛教徒,

他即使看到中共的黑暗,但他會識大體默不做聲,

他即使瞭解中共的醜陋,但他像癡呆漢不發一言,

親共憤青在歐美罵西方,他知中共之惡而隱其惡,

借用蘇教授的早前評價,他是個看似勇者的懦夫,

他並不是追求心靈自由、有擔當的獨立知識分子。

匿名 說...

我心中的魯迅不是謙謙君子,而胡適是,這是根本分別。魯迅的虛荣心重,喜功名而不可得。於是争當「青年導師」,搏滿堂的掌聲。魯迅本可能成為世界級的大作家,可惜人性的弱點害了他,誤入邪道,成了左營的一條棍子。共黨很懂得利用人性的弱點,給他掌声,讓他飄飄然,蠱惑入世不深的青年投入左營。魯迅早期的作品可觀,後期陷入筆戰,為口舌之快而無甚可觀。糟蹋了生命和才華而不自覺,一個大作家成了一條惡棍子,殊為國憾!魯迅的心靈一直不自由,他有很多的矛盾和彷徨,這多是大作家必經之路,可惜他衝不出去,不能自拔反被拉去利用,可惜!海明威說,要毁滅一個大作家不難,給他掌聲,讓他自我膨脹,心靈陽萎。

Elaine Ran Ye 說...

At least Lu Xun is more famous and historic than Dr. Soo...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