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

蘇賡哲:不是教壞,是教好

 
Cuson Lo作畫
[2013-08-20]溫哥華星島

    香港林慧思老師粗口罵警事件,很多人以為8月4日九龍西洋菜街兩陣對圓之後就逐漸為人淡忘,想不到梁振英會要教育局提交報告,使事件繼續延燒。我們很難想像,假若事件發生在英治時期,彭定康總督或柏立基總督,會就同類事件公開要教育司署提交報告。
這顯示林老師事件不是個別教師操守問題,在梁振英政府心目中,這是一項政治工程,擴大對林老師的打擊,可以收割很多政治利益,包括打擊香港激進政治勢力、塑造警察受害者形象,培養員警向心力、討好北京,表示自己正在設法圍堵法輪功。 
    不少評論說,林老師事件撕裂了香港社會。我看,事件更值得注視的是它撕裂了民主派。所謂撕裂了香港社會,情況並不嚴重,因為香港社會擁護建制,支持梁振英政府的社群和普羅民主派,本來就已經撕裂了。林老師事件並沒有改變甚麼。支持建制的依然支持、反對的仍舊反對。但對民主陣營來說,那才是真正分裂。 
    民主陣營的評論人,因為林老師事件而分裂是清楚可見的。我覺得林老師的支持者,應以李怡先生為代表,他指出:「香港現在處於甚麼時刻呢?是梁振英的港共政權聯同它幕後支撐的『愛字頭』團體,向香港固有核心價值全面進攻的時刻,你在街頭見到的那一幕,你可以走開,你可以明哲保身,但愛憎分明的林慧思不畏權勢發出怒吼,在香港享有自由的人都無權責備她,而只有敬重她,林慧思老師毋須道歉,你是香港人的榜樣,你的作為是我們參與公民革命思想意識的起點。」 
    我認為李怡先生之論可以一錘定音。然而在香港民主陣營輿論界,卻陸續發出反對林老師的聲音。 
    反對林老師,已經是民主派和建制派合流,因為他們不理會林老師是出於義憤而罵警,總之小學教師任何情況下講粗話就是不對。 
    唐代常山太守顏杲卿在安祿山叛亂時,城陷被俘,他因義憤對安祿山罵不絕口,安祿山把他的舌頭割掉,問:「尚能罵否?」結果顏杲卿不屈而死。 
    顏杲卿是怎樣罵安祿山的,唐代未有錄音機,不能得其真。我們不妨假設他的罵辭包括粗口成份,難道後人會因此減低對他的尊敬嗎? 
    文天祥會覺得顏杲卿罵粗口,沒有資格當太守兼教壞常山老百姓,因而不將他寫入正氣歌嗎? 
    可見關鍵之處並不在粗口,而在於義憤,而在見義勇為、挺身而出。粗口只是工具,根本不是問題。 
    我覺得民主派的人反對林老師,總是指她講粗口就是不對,將粗口孤立起來,不知道事件是環環相扣,不能忘記警察不公平公正執法。 
    倘若林老師要為粗口向那些警察道歉,我認為必須有一個前提,就是警方先為未能公平公正執法,向法輪功道歉。 
    林老師的反對者以為反對小學教師講粗口,很容易在家長那裏得分,但我發現很多家長頭腦非常清醒,他們不曾孤立來看老師的粗口問題,更不會引申到「教壞細路」,所以不適宜當教師這種上綱上線的講法。 
    我的看法是,如果小學生甚麼都是以林老師為榜樣,那好得很,他們就會學到林老師俯首甘為孺子牛那種優秀教師的慈愛,同時學到面對不義時用粗口捍衛核心價值,這不是教壞,而是教好。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在香港享有自由的人都無權責備她,而只有敬重她

講得很好, 特別是一些在報紙上有地盤的 "文人" , 享受言論自由, 風花雪月, 飲飲食食, 卻高調展示語言潔癖, 實質是用享有的自由, 去打壓為香港核心價值出力的人, 腦殘兼可恥

伏魔者聯盟 說...

~向「伏魔金剛」林慧思老師致敬!~

***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剛怒目所以降伏四魔!***

這是共匪的「超限戰」,你有你的「法治」、「公義」為大前題,

共匪有共匪的「粗口乃十惡不赦」為大前題,你擲共產黨核彈,

共產黨擲你石頭,以攻為守,混淆視聽,轉移視線,指鹿為馬,

張冠李戴,馮京馬涼,偷換概念,操控輿論,思考控制,洗腦愚民。

https://archive.org/details/2013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