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8月7日星期三

蘇賡哲:史諾登與「愛國法案」

7月31日多倫多明報 叛諜史諾登大概想不到他的出路如此狹窄。雖然美國被新、老左派反美成狂的人攻訐得一無是處,彷彿行將崩潰,但事情發展至今,顯示它仍是世界的老大。 有人說,在波士頓馬拉松賽放炸彈殺害無辜民眾的兇徒,在獄中收到數以千計女子表示傾慕、甚至直接求愛的信,兇徒的家屬更收到大量捐款,倘若史諾登在美國坐牢,相信情況會更瘋狂。這看法是有道理的,尤其荷里活歷來推出不少叛諜片,片中叛諜總是令觀眾同情的落難英雄,而不是濫殺無辜的炸彈兇徒,大量觀眾把同情投射到史諾登身上,是不難預見的事。史諾登如有見及此,說不定會覺得坐美國的牢比流落異鄉好。這好似有點怪論的意味,但對渴望聚光燈寵照的人則很正常。 
911之後,美國通過「愛國法案」,允許政府未經司法機構審查,可以對特定公民進行秘密監視。不過,隨著911的痛苦逐漸遠去,這個法案的民意支持度逐年下降,並備受國內某些地區質疑和挑戰。許多地區法庭宣布這些秘密監視的愛國條款違憲,很早就有8個州和近400個城市通過自己的法令譴責愛國法案侵犯人權。如果史諾登掌握 中情局在這些地區作未經司法機構同意的秘密監視黑材料,他不必逃亡,在區內法庭提出指控是可能打贏官司的。他沒有這樣做,也許因為中情局沒有犯法。 人難免覺得,911已經過去了,保存這種侵犯人權的法案是多餘之舉。但我認為,之所以沒有第二次911,正因為這法案發揮了作用。 倘若第二次911發生,困處在大樓內的人,必定覺得法案比人權重要。

3 則留言:

路人甲 說...

左派如陷入「政治正確」的迷思,反而會助長了邪惡勢力。「愛國法案」也是一把兩刃劍。所以民主機制的健全極要緊。在此亂世,三權分立,互相監督,互相制衡便顯出他的優越之處。就目前情況而言,「愛國法案」正面大於負面。

小藥丸 說...

建議送史諾登和牠的支持者去北韓享受自由民主人權法治,

建議送中東回教國的支持者去中東享受自由民主人權法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NlTtUTIm7A&feature=youtu.be

小藥丸 說...

1980年第一次去美國,在左派的政治正確下,

美國已經不叫聖誕節,聖誕節改稱快樂假期!

https://archive.org/details/2013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