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0月10日星期四

蘇賡哲: 追憶詩人

10月3日多倫多明報
        詩人方業光先生去世了。他知道自己患癌,很希望朋友們在他生前辦個「預悼會」,終於未能搞成的原因,聽說是因為他開出一個十一人的名單,加上他自己是十二人,臨時陶傑兄也想參加,詩人覺得十三不祥,事情就拖延了。
未死而開預悼會已是一奇,還要講十三不祥,因而開不成又一奇。其實中國人辦白事,常求單數,送帛金也送單數,十三應該大祥特祥才對。現在他走了,不知道那份名單還在否,如果還在,由那十二人來開個追悼會,倒是合乎詩人理想的。
    記者問我,方詩人最大特質是甚麼。 我認為不就是「詩人」這特質。
    我的朋友都記得他的名句:「為甚麼這麼熱,我還來到了台灣」。以前,他每次去台灣旅遊,台報總會刊登消息:「青年詩人方業光回國觀光」。後來漸入暮年,大抵不好發「老詩人」回國的消息吧。
    我在六十年代初曾參加過文社活動,當時十多歲,俗稱文藝青年。
    後來年紀大了,自然失去興趣。難得方詩人從文藝青年可以一路跑到文藝人瑞。以致在應酬場合被問及「方先生在何處發財?」他總昂然答:「我們是寫詩的。」至於單身一人為甚麼說成「我們」,那就有待心理學家去分析了。
    何以有人離開青春期,還可以文藝到老?我想,一個人最理想是理性思維隨著年齡成熟,而文藝情懷仍然青蔥浪漫,方先生沒有這麼理想,因此,和他一樣沒有這麼理想的同道中人會欣賞他的詩,其他人就很難為天氣那麼熱去台灣做甚麼而感動了。

延伸閱讀:人肉校服史

3 則留言:

陳季常~河東獅吼 說...

中國術數十三是吉祥數,例如太極十三勢、十三劍等等。

個人喜歡文言文,禪宗、密宗、仙學呂祖、張三丰的丹經

道書,1978年一看像通了電,經歷非世間經驗,佛教認為

是前世多生曾讀過的關係,若轉成白話文則意境味道盡失!

譯成白話文的作品反而很難明及感覺上失真,聖經一樣。

河東獅吼 說...

禪宗六祖本身不識字,但悟道後可以出口成文,佛家稱為文字般若,禪宗、密宗、仙學的詩都是和開悟有關的自心流露,而「文藝青年」沒有人生歷練,很懷疑他們能否寫出動人心弦的詩?

河東獅吼 說...

6,70年代去買校服一定去佐敦道的利X民百貨店買,

初戀女友兼鄰居讀德蘭中學,她的校服是蘇格蘭裙,

而真光培正的藍長旗袍校服別具一格很有民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