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1日星期五

蘇賡哲:「佔中」的群眾分析

http://thehousenews.com
[2013-10-08]溫哥華星島
     香港大學法律系的戴耀廷教授發起「和平佔領中環」(佔中),要求真正雙普選。 由於專制和民主必然是對立的,所以我認為估量佔中的價值,只要看北京媒體、香港中聯辦、特區政府及親共喉舌集中火力、聲嘶力竭反對佔中,就可以知道佔中是做對了、是應該做的事。佔中能否成功,中共鎮壓的力度無疑必須考慮,但關鍵其實取決於香港人怎樣看佔中,支持和反對佔中的普羅港人有多少。 
    戴教授把香港人怎樣看佔中分為六類:即自利者、務實者、利他者、短視者、漠視者、仇恨者。他們的人數無從統計,只能估量。至於分類問題,我覺得可以在這裏做點補充,並談談個人的看法。  
    現在,香港最為激進的政治勢力是反對佔中的。這真是歷史的不幸。戴教授沒有明言這些人歸屬於哪一類,我想,也許和仇恨類比較接近吧。戴教授說,仇恨者來自被剝削階層,因制度的不公義令他們對現制度及既得利益者滿懷怨氣,更認為公民抗命的非暴力行動不足以改變現制度,必須採用更激烈的暴力手段,才能把不公義的制度改變過來。香港激進政治勢力對抗爭手段應該「去到多遠」,其實並無定見。目前看來,最多只是肢體衝突、搶咪,並沒有人覺得流血鬥爭會有甚麼勝算,也欠缺可操作性。日前,梁振英落區,某些激進勢力只是「默站」抗議而已,與和平佔中設想中的做法並沒有兩樣。 
    然則,最激進的政治勢力何以反對佔中?他們提出過一些理由,其中比較容易被人認同的是擔心運動進行到關鍵時刻被出賣。這是有歷史教訓的。我們不妨將話說得直白點,他們害怕可能被民主黨人第二次出賣,如果主導佔中的是民主黨人,他們擔心就像以前的五區公投關鍵時刻,司徒華先生來個急轉彎,再接著是走進中聯辦搞政制方案密室交易。以事後左派陣營對華叔為首的民主黨人予以「充分肯定」,可以知道他們做錯了事。 
    同樣的叛變和出賣會否在佔中運動中出現?應該說,可能性是存在的。舉一個例:左派陣營的電腦監控技術非常先進,它可以深入而細緻地掌握政治人物及其密切親友在電腦裏的資料。一個目標人物及其親友有任何弱點被他們掌握,就可能成為被要求叛賣的把柄。愈是注重自己在公眾心目中聲譽的人,在要脅下自然愈脆弱。但是這種具備「高度脆弱性」的人,卻愈可能在佔中運動中居於領導地位。因此不能說激進民主派的疑慮是多餘的。 
    如果一個人「太專注於自己生活上出現的各種問題,無暇理會公民抗議行動,即使這些行動會為他們的權益帶來更大的保障。因此他們根本不關心社會出現了公民抗議的爭議,也懶得理會」,這種人戴教授稱之為「漠視者」。事實上,在低下階層,這種人的數量是相當龐大的。不過,假使他們一直保持漠不關心,即是他們不反對佔中,不反對其實就是好事。 
    同樣是被剝削階層,戴教授指有人因為短視,只看到眼前利益,不願有所改變,害怕不穩定,因而反對佔中。以我所見,反對佔中的群眾中,還有一種更可怕的人,他們生活在被剝削被漠視階層,卻有特首辦的思維,他們眼前可能沒有任何來自建制的利益,也不必擔心穩不穩定,但他們甘心充當建制最忠實的鷹犬。這種人可以被無條件收編,甚至自發,屆時成為動手動腳反佔中的平民。

5 則留言:

匿名 說...

share : 膠登時報 雙十特刊

http://hkgalden.com/view/49293

龍象般若 說...

三個反佔中的人:
1‧左膠佛友,反對歐美,仇恨歐美,反林慧思,並不反共。
2‧小乘佛教,佛學博士,表面反共,仇恨歐美,反對佔中。
3‧金山阿伯,美加華僑,憎大紀元,親中愛共,敵視歐美。
每天去麥當拿喝咖啡,認識了陳伯,原本他是陳百強的堂叔,
來了北美已經六十年,49年淪共後,為了逃避共產黨而來的,
他退休已經有十多年,沒有結過婚,他孤獨生活並沒有子女,
他憎恨大紀元的反華,美國是奸的,我想反問他何以來美國?
他有美加雙重的國籍,住過溫哥華,三藩市最後定居洛杉磯,
我早在七十年代認識陳百強的表哥,陳百強的表哥住調景嶺,
他結婚時陳百強來助慶表演彈鋼琴,像陳伯認為美國是壞人,
在美國有此想法的老華僑並不少見,他誤會愛國即是愛中共!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龍象般若 說...

聖經說:求則得之!祈求就得到!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心想事成的秘訣: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沒目標則船永不到岸!
若無民主醒覺的話,民主會從天而降?最大的障礙是沉默的人!
假若全民醒覺的話,齊心去祈求民主,共產黨如何再藉詞推搪?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