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0月4日星期五

蘇賡哲:從他們的國慶說到「佔中」

[2013-10-01]溫哥華星島
    又到中國的國慶節。有人列舉了中共從1949年以來害死七千多萬人的劣政,指出中國需要根本的、性質上的革命,而不是希望中共自我改良,可以像89年的大學生在人民大會堂跪求民主、自由和人權。 
    以波蘭為例,波蘭民主化,就不是「逐步改良」,不是改良派勸說統治者,由統治者開恩賜予民主的。波蘭民主化,是團結工會為主導的長期抗爭所致。瓦文薩等領導人,幾乎全都被逮捕判過刑。結果是波共領導人雅魯澤雨斯基在民間強大壓力下,迫不得己,才通過談判,同意全國大選,最後由在野勢力贏得了全部自由選舉的席位。 
    這也就是說,面對「武裝到牙齒」的強權,平民沒有能力贏得暴力革命,但可以通過非暴力革命改朝換代。台灣民主轉型,也不是蔣經國一時心血來潮所賜,而是黨外人士長期抗爭,無懼坐牢、流亡甚至被暗殺所致。然則,目前中國有可能通過非暴力革命達成民主化目標?我的觀察結果是不樂觀。 
    無疑,這個政權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大的如大躍進、文革,小的如處死最多只是自衛過當的瀋陽小販夏俊峰,刑前不准拍一張遺照給家人。然而,我看到的民情非常複雜:趙紫陽說 ,大躍進餓死四千多萬人,很多地方發生人吃人慘況,但中共政權非常穩定,即使父親餓死了,兒子還是認為共產黨的領導是正確的,促成波蘭或者台灣民主化的民間壓力從不曾出現。 
    文革也害死、害苦了千千萬萬人,但時至現今,薄熙來去重慶鼓吹唱紅歌,立即一呼萬應,連和尚、尼姑都出來大唱特唱。文革無數受害人從來不曾形成一股壓力,足以革中共的命。 
    1989年民運被鎮壓後,終於出現「天安門母親」群,但是力量非常微弱,構不成壓力。事實上中國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六四是甚麼一回事,遑論瞭解和支持「天安門母親」。 
    我有一句話,說出來會令很多人不快,那就是「中共有不少支持者」;下一句是「有怎樣的人民,才能撐得起怎樣的政權」。中國大陸民眾,和波蘭人、台灣人都不一樣。也許,他們和香港人比較相似,因為他們不停滲入香港。近十多年,滲入者已近八十萬人。 香港的民意,因為有真正選舉,比中國大陸容易瞭解。1989年以後,由於六四的震撼,香港人通過選舉呈現出來的親建制港人約佔四成。但二十多年來,由於時勢改變、大陸移民滲入等因素,這四成人已逐漸增加至五成。在地區事務的立場上更遠遠超出五成。因此出現令民主派氣餒的現象:「你替他們爭取多三百元的生果金,他們就吃著生果斥責你激進。你替他們爭取民主普選,他們就把選票投給反對普選的人。你替他們爭取新聞自由,他們就利用新聞自由狠罵你搞亂香港,你替他們捍衛司法獨立,他們就說你濫用司法程序。你替他們爭取多建公屋以避風雨,他們就住在公屋裏指斥你搞風搞雨」。 
    現在香港最熱門的議題是「佔領中環」。這個行動不是向統治者乞求民主普選,也不是希望統治者自我改良,而是以犯法行動準備坐牢去改變根本政治生態,因此是非暴力革命。從梁振英政府及其支持者到中聯辦以至北京官媒強烈反對的態勢來說,佔中是應該做的事。屆時中共必定會先用他們的民眾去中環反佔中。

3 則留言:

全民醒覺 說...

最麻煩就是那些反歐美反自由民主,並且支持中共的人渣,

最荒謬是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中共,仍受支持又不爆煲,

善惡不分,黑白顛倒,正義得不到表彰,惡人得不到懲罰,

天不下雨,蝗蟲殺人,邪惡勢力不倒台的確令人氣餒鬱悶,

低智的民眾們何時全民醒覺出來推倒中共邪惡的柏林圍牆?

匿名 說...

所以說泛民裡的左膠和中國膠, 政治上是很蠢的, 不停損害香港人的利益

但這些事重複發生, 而且很多左膠和中國膠, 都有外國護照, 自已買齊保險, 令人懷疑他們不是蠢, 而是出賣香港人的共產黨臥底

全民醒覺 說...

人夾人緣,約1995在多倫多開始追看蘇教授及陶傑的專欄,

個人「不」很認同蕭才子的「普世觀」,而蘇教授及陶傑

的觀點很令我認同,97前聽了一盒葉文意居士的般若心經

錄音帶,她認為墨子的兼愛是行不通的,假如面前只得一碗

飯,你給誰吃?她認為當然是給自己最親最愛的人吃,慈悲

是應該的,但我們能力有限,所以慈悲只能由親至疏,

由近至遠,乃至法界有情。她的看法,不就是香港人優先?

大陸的柏林圍牆倒台,香港可能更遭殃,的確要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