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1月1日星期五

蘇賡哲:冷戰並未結束

[2013-10-29]溫哥華星島     
    所謂「冷戰」,是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國家和共產極權國家之間沒有硝煙的鬥爭。很多人以為,蘇聯在上世紀90年代初被拖垮了,冷戰就結束了,於是嘲弄反對中共的理論,說是過了時的冷戰思維。 但如果冷戰是自由和極權兩個陣營之間的鬥爭,雖然蘇聯已經崩潰,中共也放寬了經濟管制,但政治本質卻專制如故,因此冷戰並未結束,冷戰思維應該存在,鬥爭意識不應該鬆懈下來。我倒是覺得,不妨以蘇聯和東歐共產國家崩潰劃分界線,前此稱「冷戰前期」,後此為「冷戰後期」。 
    冷戰前期,美國、加拿大剛和中國打過熱戰,對共產中國有足夠警惕。林達光教授生長於加拿大,飽受西方教育,卻矢志為中共?力。他是我所謂「善良但愚蠢」的知識分子。愚蠢的一個例子是他怎樣看中共壟斷資訊。他覺得對老式知識分子,這是一劑最難吞的藥丸。「解放」後的報紙發布一連串編審過的新聞、口號和宣傳,而美國報紙刊載的是離婚、謀殺、共和黨人誹謗民主黨人、民主黨人又如何反擊之類的新聞。比較起來,中共沒有忠誠的反對派。林達光理解,這是中共的新聞控制,但他相信「所有的控制都是為了人民利益」。 
    不久前,大陸作家李承鵬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邀請赴美,他一打開美國報紙,發現都在罵政府;打開電視,都在笑奧巴馬,走在街頭,美國人都在抗議稅收,好像一副國將不國的殘樣。但是開車數百公里,見到沿途許多人家的門口都掛著國旗。李承鵬醒覺,所謂愛國主義,原來就是可以對著政府罵娘而不心生恐懼的主義。 
    林達光卻覺得,相信「中共所有的控制都是為了人民利益」才是愛國。他和李承鵬一樣,都去過美國,李承鵬的醒覺他完全沒有,比起來他當然愚蠢。 
    既然以為中共所有的控制,包括控制新聞,都是為了人民利益,則中共所有的倒行逆施,包括大躍進餓死數千萬人,都是本意為了人民利益,只不過遇上三年(不存在)的自然災害。 
    中共最歡迎這種人,因此,在林達光向宋慶齡表示:覺得自己「以一個『中國人民朋友』的身分在加拿大工作會更有用」時,中共就同意他返回加拿大。他所說的「更有用」,當然是對中共更有用,而不是對加拿大。有甚麼用,用在作為中共的傳聲筒,宣傳工具,傳播毒素。 
    冷戰前期的加拿大主流社會具備高度警覺,因而林達光返回溫哥華,在卑詩大學「進行工作」時,就受到抵制,不得不轉去滿地可的麥基爾大學。他在班芙世界問題研討會上「帶頭攻擊美國政策」,要求加拿大政府主動和中共建交,「出席者在一星期的會議後大多傾向中國」。 如果中共不放林達光回加拿大,怎能收取這類政治利益? 
    事實上,加拿大情報局和警方一直對林達光是有警覺的,後來一位即將退休的情報局官員還主動和林達光會面。 
    為甚麼卑詩大學和麥基爾大學會欣賞林達光,邀請他去為中共作宣傳?我認為同樣是善良但愚蠢的西方左派知識分子在作祟。 
    現在已是冷戰後期,中共對加拿大的滲透,其實比以前更猛烈,他們有更多的林達光在加拿大發揮作用,但人們的警覺性比以前低了,加國情報局長一提出警告就噓聲四起,人們以為冷戰已經結束。善良而愚蠢的人太多了。

4 則留言:

Elaine Ye 說...

Well, that's Canadian authorities' decison in Cold War. If they tasted bad fruit now, they can't blame others but themselves. Trudeau got a degree from Paul Lin later, not a bad deal? right?

一葉知秋 說...

每星期有免費中英文環球時報、僑報等等~中共喉舌在洗美國人的腦,可能叛諜史諾登就是這樣中毒?

一葉知秋 說...

究竟地球在暖化?還是地球在變冷?前美國副總統戈爾主張地球在暖化,但有另一派主張地球在冷化,兩派可能也對,暖化後地球便再次進入冰河時期?

中共滲透無孔不入,在美國華文報紙都被染紅,大陸英文版免費環球時報在洗美國人的腦,毒害愚蠢善良的美國人,美國新移民大多支持民主黨,改變了傳統美國保守派共和黨的鷹派勢力,無知軟弱的民主黨令中共有機可乘,的確令人擔憂,但想深一層,或許又不用過份悲觀?中共的深層矛盾和腐敗似乎有自動解體的蹟象?

一葉知秋 說...

左膠謬論的共通點:1。仇恨英美為首等等的西方自由世界。2。常見於美國的金山阿伯和維園阿伯。3。他們認為英美等西方世界一味靠搶。4。他們認為英美等西方世界賊喊捉賊。5。世界有戰爭因為有英美等西方世界。6。英美等西方世界為難中國及中國人。7。英美等西方世界最無自由民主人權。8。不罵中共俄羅斯北韓塔利班阿蓋達。9。他們通常都受惠於自由世界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