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1月26日星期二

蘇賡哲:「勝利友」

11月20日多倫多明報 
    1949年以後,曾不幸當過「慰安婦」的中國婦女受盡中共迫害及同胞歧視,我對這種情況的憤慨,甚於對日軍的憤慨。 因為日軍迫害「慰安婦」,是迫害別國婦女;中國人迫害的卻是自己的姐妹同胞。 
    同樣原因,日軍佔領香港時,香港的「勝利友」趁火打劫,姦淫搶劫自己同胞,我也覺得比日軍更可恨。 
    容甫先生是香港淪陷時的九龍居民,曾親歷過家宅遭受「勝利友」洗劫的苦痛。所謂「勝利友」,是匪徒搶劫時高呼「勝利」口號。容甫聽到匪徒嚷著「勝利」說:「這時候才是我們窮人的世界!」「不愁了,這次要甚麼有甚麼了。」匪徒每人手裡都拿著各種兇器,比十八般武器更複雜,菜刀、鑿錐、螺絲鑽和鐵撬都有。他們個個都是惡 魔轉世、兇神化身,要金要銀,任意掠奪,稍遇抗拒,立予傷害。其中一名匪徒揚起手裡一柄長了銹的菜刀喊說:「我們睡騎樓底睡得太久了,你們舒適的生活也過得太多了。現在是我們的世界,該輪到我們享受一下了。」 
    容甫稱這是「一幕階級鬥爭的悲劇」,是窮人「向富有階級復仇的嫉恨心理」釀造出來的。 
    這些「勝利友」不是共產黨人,但他們的作為,其實和中共「打土豪,分田地」沒有甚麼分別。中共打了土豪,搶掠所得先要歸公,再由黨分發於各種用途。「勝利友」搶劫所得也搬去上海街大觀酒樓集中,然後再行分配。二者的分別在「勝利友」不懂得講馬列,不懂得自稱打劫是為了解放全人類。

1 則留言:

堂伯父 說...

如此看來,勝利友和共產黨人都是同氣連枝,一脈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