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8日星期五

蘇賡哲:香港的「左膠」和「右膠」

[2013-11-05]溫哥華星島     
    香港在爭取免費電視發牌程序公義的社會運動中,爆發了「左膠」和「右膠」的嚴重爭論。「左膠」被批評騎劫王維基創辦香港電視(HKTV)的工會所帶頭抗爭行動,以及借這個行動為自己籌款。
    以前只有所謂「左膠」,「左膠」來自西方左派。在理論上,西方左派和共產黨的左派有別,他們支持大政府高稅率高福利,主張政府干預市場,以行政手段劫富濟貧,以弱勢階層代言人自居。這種人在香港原是民主派的一個支流,和建制派是先天對立者,但是香港的政治形勢在近幾年來出現非常強烈的變動,尤其陳雲「城邦論」一派興起,堅守香港本土價值,香港優先,追求城邦真正自治的思潮或為激進民主派精神;在現實操作上,排斥中國大陸的「蝗蟲」,就和死守西方左派價值的社運年輕一代劃分出一條無法逾越、也無從填平的鴻溝。 
    原本的西方左派一直認為,中國大陸新赴香港定居的移民是弱勢群體,須予以支援。但激進民主派、本土優先派對這些新移民的政治屬性是大有懷疑的。自從九七主權易手以來,陸續由中共單方面審批,用單程證抵港定居的大陸人已接近80萬,在本土思潮尚未興起前,幾乎所有民主派不分激進或保守,都以這些新移民為同情對象。 
    然而正如林語堂所說,中國有不少被踐踏被蹂躪的草根民眾,擁有統治者的思維,很多中國大陸新移民初到香港,雖然在適應新環境方面有不可避免的困難,但在政治立場上卻有和自由黨甚或行政會議成員一樣的思維。即使在看待北京中央政府的取態上,這些人竟也完全是中南海思維模式,而和香港1949年、60年代逃饑荒大移民的思想大有差別。因此,本土派甚至懷疑其中有人是中共輸送到香港的「未來人票」,讓建制派在未來選舉中得到可操控的鐵票。 
    基於上述這種懷疑,香港本土派強烈要求,香港應取得大陸人移居香港的審批權,至少也應該有審批的參與權。不過,我覺得在香港主權易手初期有此要求還是合乎情理的,在梁振英上台後,土共已經完全掌握了權力,由土共參與審批或一手負責審批,效果其實和中共審批沒有分別。不過,香港本土派有此要求也可以理解。其實這只是本土派和大陸老百姓決裂的冰山一角,本土派排斥的還有「自由行」的「蝗蟲」等。 
    顯然,原本抱持西方左派思想的社運人士追不上本土派的變化,他們依然故我地停留在追求平等、公義的理想主義層面,也就是認為老香港人和新移民、和「自由行」人士沒有分別。新移民支持建制是他們的基本權利,新移民或「自由行」人士在香港除政治立場外的各種不文明舉止,例如隨地吐痰、不擇場所大小便、喧嘩滋擾他人等,都只是文化差別,應該予以包容,而不是排斥。這種停滯不前、堅持原本思想的社運人士,就被稱為「左膠」。 
    「左膠」具有侮辱性的貶義,有人說是思想僵化的形容詞,更有人說是「左狗」的音轉。 
    至於「右膠」,一般認為本來沒有這個群體,不過也可以說,和「左膠」對立的就是「右膠」。但這一來情況就比較複雜,因為「左膠」處於腹背受敵的困境,和他們對立的一面是中共和港共,另一面是香港本土派,那誰才是「右膠」。只因為「右膠」出自「左膠」對本土派的反擊,「暫時」就用它來標籤本土派。

3 則留言:

老婆優先 說...

大陸也不會發生,任何國家皆有本土保護意識,香港人到大陸也不能享有大陸的福利、醫療、教育、居住等等的資源,香港人被大陸人、假香港人佔用資源,難免惹起公憤。

匿名 說...

左膠與蝗蟲, 根本互相勾結, 左膠出賣香港, 蝗蟲侵吞香港資源, 人口殖民

大中小學的學位, 公屋醫療社會福利, 被蝗蟲佔光, 香港公安不向大陸人執法, 左膠反說蝗蟲是弱勢要幫助, 便証明這兩批垃圾是一伙的

香港島原住民 說...

我何文達是南區原住民, 現在正申報我在香港島的祖屋成為香港法定古蹟. 妳要知道英國在鴉片戰爭中用武力佔領香港, 搶走許多香港人財物,許多侵華英軍都是基督徒. 所以妳未到18歲思想未成熟時不要入讀聖士提反堂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