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2月12日星期四

蘇賡哲:最幸運的政黨

[2013-12-03]溫哥華星島     
    梁立人先生是香港資深傳媒人,美籍,殿堂級編劇,影視創作者,主持過多份報紙筆政,電腦九方和快碼中文輸入法發明人。他在學生輩的高志森清談節目中發表《愛國就要支持共產黨》,很多位朋友要我談談對他這番言論的看法。  
    梁先生年輕時在中國大陸生活,家庭背景是右派,他本人當過紅衛兵,因為天生是個自由主義者,為渴求自由偷渡赴港,在香港如魚得水地開始了自由創作的事業而且大有成就,但他認為中國十三億同胞不配擁有自由,甚至不配擁有民主,因為如果有了自由和民主,中國就會天下大亂,那便民不聊生,朝不保夕,一如他喜歡看的《齊瓦哥醫生》裡的亂世人。 
    他為了愛國,為了愛十三億同胞,所以呼籲齊來支持中共,因為中共能管得住人民,不讓他們自由,才能穩得住秩序,經濟建設才搞得如此蓬勃。這種說法,我們十分熟悉,因為成龍,以至可能當上加拿大總理的小杜魯多都是這樣說的。梁立人更說,和中共建設上的巨大成就相比,甚麼獨裁、貪污,都只是小菜一碟,算不了甚麼。即是說,他有兩套價值標準:對他來說,自由最重要;對其他中國人來說,有錢最重要。 
    這裡面還有點李光耀的思路:李光耀自己是反共的,要自由的,但他逢人就勸說對中共應該馴順,不可反抗,馴順有益,反抗有害。 
    和成龍、小杜魯多以及其他支持中共的評論人最大分別在於,梁立人說自己就是「維園阿伯」的思想。他解釋「維園阿伯」們支持中共的原因,是和他一樣,受過中共迫害,吃過中共苦頭。 
    這種說法,很容易令人誤會,以為他是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其實不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基於受迫害產生極大恐懼,轉而擁抱迫害者,從擁抱中轉化迫害者是好人,從而取得安全感。梁立人不同的是,他不必通過心理轉化,而是他認為全世界都同意,中共「變好了」,而且是五千年以來沒有一個政權這麼好。怎樣好?它令全國人民脫了貧,不愁衣食。 
    韓寒說:中共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梁立人不會反對這說法,他就是偷渡去香港擺脫兇殘和鬥爭的;至於貪婪和自私,則令他覺得沒有中共就不得了。韓寒反對中共的理由,竟然也就是梁立人支持中共的理由。 
    更加有意思的是,在香港最支持中共的是梁立人,他聲明自己沒有因此得到任何利益,如果有人能揭發他因此得利,他願意立即退出江湖。在香港最痛恨中共的是陳雲教授,陳教授不止沒有因此得利,甚至被威脅要炒他的教職。但這兩位,都表示應該支持中共,而且理由一樣:沒有中共,而由百姓一人一票組織民主化政權,禍害就大了。 梁立人著眼於中國會亂,陳教授著眼於香港會被劣民苦毒。 
    這樣說來,中共是全世界最幸運的政黨。幸運的不是它建立政權,為了得天下,它付出極其慘烈的代價,慘烈到毛澤東說:共產黨中的好人死光了,只剩下渣滓。它幸運的是渣滓建政後,得到無數像司徒華、林達光這種人擁護,只因為它令中國不再受外人欺負,這叫民族主義得益。後來,中共禍國殃民,令梁立人、陳雲等醒覺,人民比中共更糟糕,不能不支持中共,讓它管住劣質的民眾。這等於是,中共無論做甚麼,都能得到支持,它太好運了。

6 則留言:

白丁 說...

除非能想到一個解決中國人得到民主自由之後
也不會亂, 也能保時良好道德文化的方案,
否則怎能駁倒他們?

Elaine Ye 說...

Excellent....haha...

匿名 說...

在中共統治幾十年後, 中國人變了蝗蟲, 西方的 " 文明 " 左膠, 不想自已出手, 因為管治蝗蟲的手法, 多少也會損害左膠的光環, 所以讓中共代理D污糟野

左膠, 中共, 蝗蟲, 都是一家人

龍象般若 說...

最幸運的政黨 ,最病態的人民!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龍象般若 說...

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黨、有怎樣的政黨,就有怎樣的人民。~互為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