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蘇賡哲:回不去了

那些年
12月13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青年協會以問卷調查了三千多名小學五年級至中四學生,發現有兩成學生已有拍拖經驗。記者的街頭訪問,更顯示十三,四歲少年男女談戀愛非常普遍。 不過這種初戀通常只有三數月歷程便結束。 很多人說初戀最難忘,但三數月的感情真可以刻骨銘心嗎。 
    我最早的一位異性朋友是阿雛,住在跑馬地。是獨生女,父親在1949年世變時從上海移居香港,不通粵語,母親卻是一位洗盡鉛華的粵劇女伶。亂世男女,一定有他們的悲歡,我太年輕,沒有資格去打聽長輩的故事。 
    記得的事不多。曾送過一頭剛出生不久的西施狗給阿雛。狗兒只有八寸身長,在我家過了一兩天就送去了。我家有大黃狗,一撥西施狗便四腳朝天。但牠很享受被虐待的滋味,翻起身又去撩大黃狗。後來有段時間沒有去阿雛家,再去時忽然桌下一團白茸茸的東西撲上來,原來小東西已長大了。很為牠的記性感動。不過也有浪漫的朋友說,牠不是重逢的喜悅,而是苦苦等了這麼久,還未見你來帶牠回家。 
    訪問中的中、小學生,以拖手和親吻為拍拖的標準。這也是我只能說阿雛是異性朋友而不是女朋友的原因。我們沒有肢體接觸,最密切只是用手指在對方背脊上寫字看猜到否。甚至沒有我們兩個人的約會,看戲也有她母親作陪。開鑼前,她母親坐在旁邊,輕輕拍著我手背說:「你長大了記得回來娶我們阿雛。」我戇戇地不斷點頭。 
    人世蒼茫,有時想起這囑咐,不免有點惆悵。人生的岔路走得太遠太遠,已經回不去了。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龍象般若的初戀女友叫淑儀,她是我的鄰居,中秋節小時候一起落佐敦碼頭玩燈籠,1982她去了英國讀書,而香港最後一個女友是我吉之島的同事叫淑芬,1989我移民了去多倫多,龍象般若一生無女人緣,每逢佳節倍抑鬱!紅塵世事如空中樓閣,如夢幻泡影,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為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