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月22日星期三

蘇賡哲:不再有烈士

1月15日多倫多明報 
    朋友慨嘆香港以至中國都不會有烈士。他謹慎點說,中國曾有一些,但只佔總人口比率極少部份。1949年以來,中國烈士湧現得最多是89年,後來零星有些,例如西藏自焚青年們,但確實為數不多。  
    所謂烈士,相信是指秉持一種政治理想,並為之犧牲性命的豪雄。 
    辛亥革命時期的烈士,不少是海外離地中產,朋友說他們之願意犧牲,是看到滿清腐敗,被列強欺凌,從而希望以自己的性命代價,換取一個富強的新中國。說到底,這是對同胞的大愛所致。今日中國號稱崛起了,很多同胞變成強國刁民,還有誰會覺得自己應該犠牲去拯救他們?此所以即使最反對非暴力運動的人,也不會當烈士。 
    台灣在兩蔣時代的白色恐怖成因,獨立運動是其一,此外就是有不少人願意為五星紅旗插上阿里山而當烈士。1913年出生的許強,從小好學上進,在日治時期台灣很受日本老師賞識。小學畢業時,家貧無力升學,日本老師登門拜訪,表示願意負擔他一切教育費用。後來,許強一直讀到台北帝國大學醫科,畢業後再進入澤田內科研究室,跟從名醫澤田藤一郎作研究,獲得醫學博士學位。澤田曾斷言,許強將會是第一個亞洲人得到諾貝爾醫學獎。可是隨即日本戰敗,台灣回歸,許強行醫之餘,嚮往共產主義,參加了地下共黨,被保密局抓走。 
    他堅決不寫悔過書,旋被槍決。 
    如果不死而是人瑞,且必定已是人上人的許強,還會有一絲一毫的烈士心態嗎?他目睹阿里山被喧鬧的陸客踐踏,還會希望插上紅旗才怪。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烈士並不是什麼時候都有得做的,相對來說,天下太平、國泰民安的時候,邊有得做呢,同找份工做一樣。

人文文化、國民道德修養要從教育開始,身為文化人,請盡點力吧,無理由俾政黨做哂唧,終日分析懷疑又分析,還要打倒孔家店,何苦呢。孔夫子盡一生時間在春秋亂世從事教育,是為做補習天王賺大錢嗎?做小官殺異見者嗎?

龍象般若 說...

不再有烈士 ,只有等新哥爾巴喬夫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