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月25日星期六

蘇賡哲:武士道與創造能力

1月17日多倫多明報 
    不久前,改編自日本《忠臣藏》故事的《浪魂47》在加上映。對西方觀眾來說,這部影片具有相當程度的異種文化震撼力。 比起本尼迪的《菊花與刀》,它的娛樂性令受眾對了解日本文化變得有一種「深刻的輕鬆」。網上有人稱讚它為「上乘的斬妖除魔片」,說得很皮相。中國作家周興旺寫過《日本人就是武士道》,他說日本武士「終其一生都要將個人生命置之度外,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在任何時刻、任何情況下,都要為家族、集團和國家拚死命。武士道要靠生命和鮮血來體現,它能夠最大限度地挖掘日本人的主動精神,創造精神和犧牲精神,具有難以估量的物質化能量。」 
    我覺得最堪尋味的是所謂「創新精神」。周興旺沒有解釋武士道為甚麼會有創造精神,《浪魂47》也沒有。電影告訴觀眾的是日本森嚴的社會階級觀念、武士對主人無條件的忠誠,忠誠到無條件地奉上自已的性命,忠臣其實就是忠奴。 
    新加坡和日本都是現代化國家,國民過著不相伯仲的好日子。不過,很多人認同,新加坡統治階層的有力控制,對國民創造能力是有所窒礙的。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對創造能力何以反而有利,這是很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事實上即使在軍國主義時期,日本的文學藝術成就,也非任何時期的新加坡可以比擬。到今日為止,得到諾貝爾獎的日本人,數量在亞洲首屈一指。 
    安倍晉三在參拜靖國神社後,又大讚軍國主義電影《永遠的零》,他漏了《浪魂47》。

5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接觸「忠臣藏」的故事是從田忠模型人型而起,《浪魂47》未看,從預告片看肯定是又一荷里活式Eye Candy。對新一代觀眾而言,好看是好看,但看過市川崑導演、高倉健和宮澤理惠主演的「忠臣藏」的日本人和安倍晉三豈能接受美國人拍的《浪魂47》?正如讀者中有誰會喜歡日本人甚至成龍拍的西遊記?

龍象般若 說...

1988年曾在吉之島工作,日本精神厲害在他能保存傳統但係同時迅速更新!

匿名 說...

既然這是很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希望蘇博士早日完成研究作出詳盡結論,以證日本人的優秀民族地位,與全世界各國逐一作多方面比較。

匿名 說...

既然這是很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希望蘇博士早日完成研究作出詳盡結論,以證日本人的優秀民族地位,與全世界各國逐一作多方面比較。

打不死 說...

中國大陸係反面教材,好的舊的拆掉,如北京城,上海灘,

孔孟的聖人之道拆掉,但新的學不來,自由民主,法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