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0日星期一

蘇賡哲:宮崎駿的曖昧

2月3日多倫多明報 
    日本動畫泰斗宮崎駿的收山之作是《風起了》。很多評論人說他是一位「愛好軍事武備的反戰者」,這難免使人覺得有點詭異。
看過他這收山作後,我也糊塗起來了。一般人說,日本人是曖昧的民族,我殊不以為然,只認為那是不了解他們內外有別的邏輯思維而已。例如說,日本人不願意悔過謝罪,那是他們以外人為仇敵,對仇敵只有征服或屈服,用不著懺悔,只有對自己人才用得著。在這個層面,他們是最樂於悔過的民族,連切腹這種駭人的激烈手段都用上了。 
    如果宮崎駿作品中的主角是個古代兵器考古的熱衷者,而考古熱也就是他在銀幕下的嗜好,那是沒有甚麼話可說的。然而《風起了》的男主角是日本零式戰機的設計師,而且據說除情史外是根據真人編繪的。在反戰的和平主義者心目中,這種戰機是作惡多端、殺人無數的兇器。但在宫崎峻的畫筆下,卻是善良正直、愛心洋溢的男主角之心血結晶。設計師完全知道自己在為日本軍國主義者服務。軍國將會用戰機攻擊中國、美國等國家,直到日本毀滅。 
    我感受最深的還不是這些,而是電影開始不久所描繪的日本大地震和因此而來的大火災。遍地哀鴻的景象,看在很多日本觀眾眼中,不免油然生出,日本不向外找出路,難道就坐待陸沉?而這正是軍國主義者的理論基礎,宮崎峻將它含蓄地藝術化了,潛台詞是可以就此深入民心的。 
    因此,說他是愛好軍事武備的反戰者,會不會只是左翼他的粉絲之曖昧。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必勝劍,勇氣,力量,忿怒,降魔,制敵,金剛心,哇渣!

法無邪正,刀能殺人亦能救人,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LHPWMJY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