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2月26日星期三

蘇賡哲:喝彩將成絕響

2月19日多倫多明報 
    看戲時,觀眾的反應不僅可知道中西有別,也顯示出代溝深淺。中國人看戲,在節骨眼的精釆處高聲喝彩叫好,是表演者和欣賞者的交流互動。 西人也有在演奏告終時叫「Bravo」的,但更多是鼓掌,至於年輕的華人,一般只會鼓掌。 
    沈鑒治先生在1972年曾到華盛頓公幹,徵得東道主同意,一起去肯尼迪中心欣賞台灣國劇團表演三國故事的《古城會》。入場觀眾大多是美國人。扮演關羽的是李桐春,他一出場,沈先生這位資深戲迷就高聲給他一個「碰頭好」。這一來不得了,幾乎全場觀眾都站起身來朝他看,坐在旁邊的美國朋友也大吃一驚,不知道他發甚麼神經病。 
    後來散場時,還有不少觀眾側目打量這「不懂規矩」甚至疑似精神失常的人。1980年,沈先生去上海看另一齣京戲,以為在中國總可以大聲喝彩了,可是情不自禁大叫一聲「好」後,仍引來其他觀眾奇怪目光,當地陪同人員也被嚇得面青㫳白。他這才知道,當代中國也只流行鼓掌了。 
    資深京戲迷而不能喝彩,想來是很痛苦的事。已故蕭銅兄替自己改筆名叫「金大力」,逯耀東告訴我,金大力是京戲中一個角色,可知蕭迷戲之深。文革前,大陸常有京劇團赴港,在普慶戲院演出,蕭是䥫定每場都去喝彩的。後來文化大革命爆發,沒有京劇團赴港,普慶戲院只放映電影,蕭銅當然很苦悶。他常買電影票,入場後不是看電影,而是跑進廁所,在那裡獨自高聲叫「好」,追想著從前的精湛演出,聊勝於無。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普慶戲院已經灰飛煙滅,如果呢位蕭先生仍然健在,恐怕會慨嘆連厠所都冇得去。

龍象般若 說...

去年在洛杉磯聽古典音樂會,觀眾的確很寧靜不會打擾,

但去迪士尼聽阿拉丁神燈歌舞演唱會,美國本土觀眾十分

瘋狂,演出高潮時,觀眾歡呼鼓掌,哄堂大笑,上下打成

一片,好不熱鬧開心,無人認為應該沈默無聲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