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星期五

蘇賡哲:簽名本雜談

2月21日多倫多明報 
    有作者簽名的書籍,比書籍本身多了一層價值,這是不難理解的。 
    出版社掌握這情況,常會將部份出版物劃出,請作者簽名以促銷路。 
    這當然需要作者有相當名氣。 以前如沈從文的《中國古代服飾研究》,近期如牛津大學出版社推出董橋著作,都受愛書人追捧,轉瞬簽名本的價值就高過普通本十倍以上。如果單純考慮投資增值,似乎是一條不大有人注意的捷徑。缺點在於銀碼小,是小眉小眼的玩意。 
    香港書展有個活動也很受歡迎,就是請作家座鎮,為讀者在近著上簽名。每逢名角上場,總會掀起一場轟動。 
    近日得到數種愜意的簽名本。其一是彭定康的《東方與西方》中文本,簽名用英文。肥彭不懂中文,如果他苦練彭定康三個字再用中國毛筆簽名更絕。這本書寫得很好,推動香港本土運動的年輕人很應該謮讀。 
    另一本是李碧華的《胭脂扣》。李的作品我比較喜歡的是《煙花三月》和《胭脂扣》,但此書不是作者簽名本,而是梅艷芳在書中她的劇照上簽的名。以前,我在從事一件追求公義的活動前,梅曾來電表達出一種義薄雲天的豪氣。她辭世後,我一直希望能找到點東西作為紀念,得到此書實在喜出望外。 
    還有一本《金庸散文》,有趣的地方是查先生簽名時寫錯了上款,塗掉再改正。想來當時的情況不免有點尷尬吧。 民初唯美文人邵洵美的簽名本《惡之花》甚罕見,最近有書店出售,原來簽名被當年附贈的宣傳單張遮蓋了。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逛書店四十多年,藏書無數,只有一本書為「個人」付上作者簽名,乃蘇教授的著作,那些年在懷鄉喝茶,聽鐵達尼主題曲的日子!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龍象般若 說...

補充:想當年時值鐵達尼熱潮,和書友喝茶看書談古論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