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

蘇賡哲:啟功在潘家園

3月4日多倫多明報     
    一位文化界台柱人物的公事往來信函被以前的手下拿出市場賣。 
    有人問:「如果你碰上這樣的事,會高興嗎?」答案是「會高興得從夢中笑醒。」只遺憾我的信函一文不值,未能替朋友們帶來甚麼好處。 當然,此中有個前提:希望曝光的信函不涉個人私隱,即使涉,也不會對當事人有負面影響為宜。 
    很多時候,書法家生前不被人重視,去世後,作品才價值連城。可是人不在了,有甚麼用。人能及身看到自己的筆墨被珍惜是一種福氣。朋友來信,雖然是別人的字跡,但因為和自己有關聯而值錢,是江湖地位的表徵,同樣足資欣慰。我由此想起唐伯虎、文徵明也有這種福氣。他們看到人仿造自己的書法求售,往往提筆在膺品上再添幾筆,令賣買假字的皆大歡喜。 
    當代書法大家啟功,被好事的朋友慫恿去北京舊物集散地潘家園一遊。啟功在那裡發現,到處都掛著冒他名寫的假字。記述此事的人說:「啟功的第一反應是錯愕,繼之又笑起來。他想起幼時曾經羡慕清代前輩被人模仿的殊榮,今天見到的情景,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這裡竟是署有啟功名號的書法作品海洋,沒有一件真是他所寫。」被問及控不控告這些仿冒者,啟功說:「這些假字都是些窮困的人因生活所迫而找到的一種生計,我一打假,就把他們的飯碗打碎了。為甚麼要這樣做?人家用我的名字是看得起我,他學這手字一定下過不少功夫。」 名家都有他們的胸襟氣度。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流行已四十多年的卡耐基人際關係說,人的根本願望:感受被人重視!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