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3月12日星期三

蘇賡哲:民主的好處

3月5日多倫多明報     
    泰國和烏克蘭局勢動蕩,左營言論乘機大吹「民主還真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 其實,民主的好處,正在於它從來不自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民主陣營從來承認,民主有各種各樣有待改善的缺陷,它只是各種制度中比較好的一種而已。反而是極權主義才自認是萬靈丹,他們曾鼓吹毛澤東思想一抓就靈。 
    泰國的亂局真正是人民內部矛盾。中國大陸的人民內部矛盾,則往往是人民和統治集團的矛盾。這是我們在外部的看法。但中共不是這樣說的,他們口中的人民內部矛盾,是統治集團的內部矛盾;統治集團和人民的矛盾,則是敵我矛盾。所以,當他們對某人某事「寛大處理」時,就說是「敵我矛盾改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即是寛容些,將當事人包進「人民內部」去,這個「人民內部」,其實是將統治集團擴大化。 
    泰國的人民內部矛盾,是城市精英階層和代表低下䓍根階層的執政者之矛盾。執政者背後不是軍人,而是農民和基層民眾。所以政府依靠的是未來改選時,下層民眾手中的選票,而不是軍人。因此他們不能悍然叫囂殺二十萬人換二十年穩定。他們憑選票上台執政,所以不會叫囂「江山是老子流血打來的,誰要搶先要提頭來換」。這已是民主最易見的好處。 
    泰國畢竟是民主後進國家,先進國家不論代表甚麼階層的政黨執政,都會盡量平𧗽階層利益,成熟的執政黨,常能令其他階層選民覺得公正公平。

5 則留言:

Albert Y.C. Lai 說...

「不是萬靈丹」,是抗拒德先生的藉口。「不全知、不全對」,是抗拒賽先生的藉口。其實抗拒德先生的人,和抗拒賽先生的人,是同一班人,同一思維,當然同樣的藉口。要推銷一套自稱完善的思想,當然要強調其他思想不完善。

大成若缺。德先生與賽先生的好處正是不完善,甚至一開始就講明不完善,進而講求怎樣找錯,怎樣改錯。所以不斷進步。

龍象般若 說...

自由民主不一定是完美無瑕,但專制獨裁極權肯定是地獄!

匿名 說...

share :

[宋晶如] 晶如先生 作者:宋小宇


在梁羽生的《筆生花雜記》中看到作者引用的宋晶如先生對古文的注釋。這是這幾年中又一次看到在當代作家(或學者)的著作中見到的對於晶如先生的注釋的引述了。晶如先生注釋過的《古文觀之》、《古文辭類纂》等古典巨著者,說他是一個學者,大概是不會過分的。然而,我敢說,引述他的譯作和注釋的許多人,恐怕都不會知道宋晶如先生是何許人也,而當年與他相識的學術界,出版界的人們,也幾乎無人知道他的下落。


晶如先生是我的謫親爺爺的第四個哥哥。如今爺爺家的正門上方還供著四爺爺的遺像!晶如先生青年時一直在余姚縣的一所中學當語文教員。六十年代初退休後孤獨一身,閒居家中。在我記憶中,四爺爺是一位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老者,比我爺爺還來得親熱。四爺比我爺爺大十多年,退休後一直住在爺爺旁邊的房子裡。記得八、九歲時常騎在他住房的大門檻上,拿著小鐵錘敲四爺爺給的大核桃(四爺家從來不缺這個,都是在寧波的叔叔寄來的),因為四爺老說,“小魚,這核桃肉是好東西啊!不光可以吃,還可以入藥”!於是每每無事,便溜到四爺處討核桃吃……


記得那時常常到四爺那邊去!四爺的家對小時候的我有著致命的吸引,不光是四爺家的核桃吸引著我,那滿書櫃的各種書對我而言,更是那般的讓人留戀忘返!也就是那時,大概因為我生來與四爺有緣,四爺對我也是格外的另眼相待,較其它的堂兄堂妹更顯得與我親!而四爺家中也常有與四爺志同道合的朋友來坐,而他在談興正濃的時候,也會說一些往事。而這些往事深深鉻在我的心上,而直到現在我這才知道,原來注釋《古文觀之》、《古文辭類纂》等古典巨箸,幫助一代代的人從中吸取養料的人就是那時坐在我面前的這一位面容清臒,身材修長的老人。


晶如先生解放前在商務印書館當過編輯,他還編過大型辭書,寫過抨擊弊政的文章,他的一篇題為《兵乎?匪乎?》短文曾惹起一場風波。晶如先生平時很少說起與他相識的文化界人士,聽我家中大人說,他曾與宋紫培先生(與魯迅交往甚密)、豐子愷先生有過交往。家中人也很少有人問起,何以沒有再重操舊業,因為大家都知道,大凡這樣的老人,心中自有他的隱痛的!


四爺的晚景不算太好。退休工資是不多的,但可以維持自己的生活。文革期間,他也未能倖免,據說是因為複述了陶鑄的一句話:“太陽也有黑點”,但在我看來,不管有沒有說過這句話,四爺都是要受衝擊的。四人幫粉碎後,四爺的日子過得太平些,幾個兒子也都幹得不錯,有當事軍事教官的,也有當縣長的,而且都要接他出去一塊過日子,但四爺執意不肯出去,一直住在那一間光線不是很好的斗室之中,靠我爸和我叔的照應。只是最後才到杭州我的那個在火車上當列車員的叔那邊住了一段時間,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大概也自有他的隱痛罷!


“金井梧凋一葉秋,秋風秋雨愁更愁;品茗座客半寥落,暮鳥哀鳴聲啁啁”。這是生前四爺做的大量詩中的其中一首,也是我的最愛。在我九歲時,晶如先生默默地去世了。知道他在文化上的業績的,大概沒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去世的,而知道他去世的鄉鄰,大概也幾乎不知道他在文化上的業績的。我想,很多很多年之後,或許還會有不少作家在自己的著述中提到宋晶如這個名字,但他們是照例不會知道這位宋晶如是何地,何時,何許人的。


但我知道,在我心中,我是永遠不會忘了這位曾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老人,我的四爺爺------宋晶如先生!!!


http://www.cc222.com/article/210732.html




懷鄉書訊 說...

《古文觀之》是否《古文觀止》之誤?

匿名 說...

傻的嗎 ? 世界那有萬應靈丹 , 錢不是萬應靈丹 , 那你的錢不要吧 , ON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