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3月22日星期六

蘇賡哲:糊塗人的兩盲區

[2014-03-18]溫哥華星島    
    香港政壇各派,從激進民主派到建制派,以至西環中聯辦,頭腦都是清醒的。 我甚至覺得,北京高官的頭腦也很清醒,對香港局勢有相當瞭解,而且掌握得很趨時,追得上瞬息萬變的行情。也因為大家都清醒,打壓和抗爭,就日益尖銳和強烈。 
    反而很多香港人糊里糊塗,落後於形勢而不自知。這主要表現在兩個盲區:一是對香港獨立思潮的高速蔓延沒有認知,以為只是三數激進青年的玩意。其二是對香港民主黨的變質不以為意。這兩點似乎都和年紀有關連。主張港獨的多是年輕人,大抵年輕就比較浪漫,不計成敗得失,「有夢最美」。至於對民主黨變質的認識,是年輕人比長者認識得透徹。也許年紀大不容易轉彎,他們崇敬司徒華,甚至拜為偶像,很難接受偶像背離原則、叛賣民主的事實。年輕人的偶像包袱較輕,論斷人物從「他現在做得對不對」出發,不會受「他一直做得不錯」的舊觀念所影響。  
    糊里糊塗的香港人,很應該讀一讀2014年2月份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出版物《學苑》。讀後對上述兩個問題都會有新的認識。它的封面專題是「香港民族、命運自決」。龍頭大學的學生也知道香港獨立的可能性很渺茫,但他們認為「至少我們要誓死維護鼓吹港獨的自由」。他們提出的質疑是,在英國可以鼓吹蘇格蘭獨立;在加拿大可以主張魁北克獨立,為甚麼香港不能?香港以前出現社會危機時,常伴隨以移民潮,大量港人外逃。但有大學生表示,今天的年輕人即使有能力移民,他們也決心擁抱本土,留守到底。他們視香港為家,寧願絕地求生,不甘坐以待斃,把家園拱手相讓。 
    其實,港獨思潮不一定表現得如此直接,它還有其他變相論述方式,包括本土主義、香港優先、城邦論、中港區隔等。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在臉書上的提問,有超過九成人答覆支持香港獨立;香港《南華早報》民調,願意香港重歸英治的也超過九成。一般來說,願意重歸英治的人,不會強烈反對香港獨立。 
    此外,中學生也有不少中港區隔論者,他們反對洗腦教育、反對「殘體字」、反對普通話教學,而且在沒有成形組織的情況下,登高一呼,能聚眾十萬。他們很可能成為港獨的梯隊。 
    北京對這些情況是清楚的,目前他們的對策是殖民。以前香港是英國殖民地,但英國人沒有向香港作字面意義上的殖民。成為香港人的英國人始終不多。中共對付疆獨、藏獨,是向兩地大量輸入漢人,也就是殖民。對香港也一樣,輸入被他們洗過腦的新移民,這些香港的新移民又與港獨有先天性矛盾,成為無法驅趕的「在地蝗蟲」。 
    港獨思潮之外,糊塗的港人第二個盲區是對民主黨的叛賣民主不以為意。香港大學的學生卻很清楚。他們說,民主黨不是同路人,民主黨如斯卑劣,沒有資格代表港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堅定可信的硬骨頭,實際上卻屢次出賣港人,稍獲主子施捨甜頭即作妥協。民主黨從來都不是甚麼硬骨頭,只是人皆可罵的賤骨頭。」 
    港大學生更認為,與民主黨三位一體的「教協」和「支聯會」也是賤骨頭,遭受淘汰是大勢所趨。 
香港這次政制改革,矛盾聚焦於公民提名權問題。「沒有公民提名權的選舉是假普選,民主派應否決政改方案,讓它原地踏步」。這是一些中學生的建議。

3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Elaine Lee:我同意香港人兩個盲點嘅講法,但係後生仔女支持香港獨立唔係因為“有夢最美”,而係切實感受到生存威脅,一種對自己及後代劣化成中國人嘅恐懼,一種感到香港價值遭連根拔起嘅焦慮。後生果輩唔同老一輩,老一輩好多都係難民,慣咗有事走先,從來冇喺香港生根,後生仔女嘅根唔喺中國,而喺香港,就算有能力走,都唔會將自己嘅根、自己嘅家拱手相讓畀中國人!點解要我地承受上一代港人相信共諜司徒匪華嘅錯?我地一定會打返香港返來,唔會益大陸人!打過,輸咗,無話可說,唔打就認輸?無可能!!

匿名 說...

支持普教中 , 是香港的敵人
支持150隻蝗蟲殖民 , 是香港的敵人
支持一到香港便可領綜援 , 是香港的敵人

民主黨 , 教協 , 支聯會 , 衰野全部做晒 , 全都是司徒華的子孫 , 應該跟埋司徒華去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