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3月26日星期三

蘇賡哲:免於恐懼得進步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about it?
3月19日多倫多明報    
    劉進圖遇襲案捉到九名疑犯,警務處長隨即出來宣布「沒有直接證據顯示和新聞自由有關」。 劉家則表示,他們家沒有欠債、沒有和人結怨、沒有緋聞,無關新聞自由那關甚麼。 
    如果捉到的只是個收錢斬人集團,行兇前他們可能真的不知道劉進圖是甚麼人,遑論懂得甚麼新聞自由。所以如要令人相信案件和新聞自由無關,必須找出劉家其他令人下此毒手的原因。否則最多只宜說,真相尚未明瞭。 
    一個社會是向上提昇,還是向下沉淪,和善良正直的人能否免於恐懼有極大關係。一百多年前,美國的腐敗非常厲害。1860年,紐約有個「坦慕尼協會」,它的主席特威德用非法手段掌控了很多選舉,州議員、紐約巿長等要職,都要他同意才能上任。那當然便形成貪腐關係網。他和同黨兩年就從政府公共基金拿走兩億多元。 
    特威德最矚目的是操縱紐約巿法院大樓採購和施工。照原定方案,大樓總成本應該是35萬美元,在他操縱下,最後用了800萬美金,請一個粉刷工人,一天工資居然報稱6萬5千美元,修理40張椅子和3張桌子,報消115萬美元,其它可想而知。(當年美國人均年收入低於2800元),到1907年,一些會計師和學者起而推動市政預算改革,開始透過預算限制市府開支,遏止了坦慕尼協會的貪腐。 
    這些人能推動改革,並令全國起而學習,皆因他們沒有「被劉進圖」。

1 則留言:

金輪法王 說...

西方人怕最後審判,東方人怕因果報應,大陸人怕你甚麼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