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3月6日星期四

蘇賡哲:心底兇忍的火山

2月27日多倫多明報
        台灣有人因魚被小貓偷吃,斬掉貓兒兩隻腳,看到小貓被善心人收養的照片,痛心萬分。 同一時期,香港也有人涉嫌斬去小貓後腿被控虐待動物。如果設身處地去想像那種殘忍景象,不寒而栗的是人居然可以如此不仁,而且他們就生活在我們中間,倘若沒有發生這種事,他們會和我們一起嘻哈玩笑,甘苦共嘗,只是不知道埋在心底陰暗角落的那座兇殘火山,會在甚麼情況下爆發。 
    可怕的是這種人為數不少,我翻查文獻,感覺是「沒有最殘忍,只有更殘忍」。英國傳教士J.麥高溫在清末民初的中國生活了五十年,他在醫院中碰見有位農夫被人帶來求救,農夫雙眼被鄰居剜掉,原因是他的水牛在田間偷吃了鄰居的稻子。農夫曾表示願意以水牛所吃稻子一百倍的金錢賠償居,鄰居拒絕,只要挖他雙眼。他要求醫生替他裝上一對新眼睛,知道不可能,便號哭著埋怨醫生不同情他而離去。 
    比對起貓兒偷吃魚被斬雙腳,農夫的鄰居不是斬水牛的腳,而是挖牠主人的眼。這種喪盡天良的私刑在以前中國農村社會並不罕見。執行時,官方通常詐作不知,置身事外。 
    麥高溫更目睹過,村民委員會捉到一個慣偷,他們將小偷押去他父親那裡,宣布他們的判決是由小偷的父親將兒子活埋,並威脅如果不執刑,就立即放火燒他的家,並將他全家驅逐去異地。結果是父親照辦,我的家鄉也不例外。一位小學同學的父親便因為偷了一缸麵豉,被割斷腳筋。物資貧乏的社會沒有輪椅,他終生坐在地上,用雙手撐地而行。 懷鄉書訊:照片是臨時換上的,四川民警在街上格殺流浪漢所拖著的狗,血肉模糊的部份被我裁了,因為更矚目驚心的是圍觀者面上的微笑。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中國人極度無人性,十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