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蘇賡哲:拉倒銅像的必然

[2014-03-04]溫哥華星島日報     
    台南市湯德章紀念公園的孫中山銅像,被「公投護台灣」成員用繩索拉倒。其後有統派為表示抗議自焚。 這是台灣統獨之爭,但雙方都另找理由來遮掩真正目的。獨派說,銅像年久失修,有倒塌危險,他們要做「現場測試」,不料銅像一拉便倒。統派則指對方破壞古跡。不過市政府早已宣稱,銅像只有五十年歷史,不算是古跡。國民黨人則指罵拉倒銅像的獨派:「你們又不是台南人,憑甚麼毀壞我們的古跡。」台南人變成有資格毀壞本地古跡的身分。 以前,蔣中正銅像紛紛被拉倒,統派無力挽銅像於既倒,中山銅像之倒也就不難預知。 
    我很喜歡雕像藝術,在西方國家旅行,常為街頭或教堂的雕像之美所震懾。平日逛舊物市場,碰上小型銅雕像,如果不太貴,也會買回家作擺設。不過通常是希臘神話人物之類。台灣公共場所擺放的蔣公、孫公銅像,卻只是政治圖騰,談不上藝術美感。 台獨清除孫中山,比清除蔣中正緩和,大抵「二二八」事件及事後對台灣社會的清洗和壓制,是蔣中正手中的事,孫中山沒有欠下台灣人的血債。孫像被拉倒後,有人說孫文的三民主義對台灣是有貢獻的。我想,如果世上沒有三民主義,台灣是否就沒有今天的成就,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我們生活在加拿大,覺得這是一個美好、令人滿意的國家,很多朋友經常出國旅遊,顯淺可見的是,地球上人民生活幸福的國家,都沒有甚麼主義。歷來有共產主義、軍國主義、法西斯主義的,都不是好地方,甚至可以說,都給主義害慘了。加拿大自從聯邦保守黨執政以來,政績平穩,值得欣賞和支持,但這不是哈珀和保守黨人搞出一個「哈珀主義」的成果。盡一個執政黨本份,好好為人民辦事,其實只需要常情常理常識,有普世價值就足夠了。 
    台南巿的湯德章紀念公園擺放孫中山銅像,可以說是歷史開的玩笑。銅像被拉倒,是玩笑已經開到它的盡頭。 
    湯德章紀念公園是台灣日治時期就開闢了的,當時稱為大正公園。公園也有銅像,當然不是孫中山,而是日本的兒玉源太郎總督。不過兒玉源太郎和孫中山倒是有一定淵源 ,孫中山準備搞廣東惠州起義,兒玉源太郎是支持他的 。 
    只因為日本內閣改組,首相山縣有朋被伊藤博文取代,伊藤禁止台灣總督支持孫中山革命、禁止武器援孫、禁止日本人參加中國革命,惠州起義終歸沒有成果。 
    台灣回歸後,國民政府沒有念在日本總督對孫中山的支持,把公園改頭換面,名字改為民生綠園,豎立起孫中山銅像。 
    詭異的是「二二八事變」後,國民黨在民生綠園槍斃了為台灣人發聲的律師湯德章。湯中槍後,劊子手高聲吆喝:「他媽的,看你們台灣人還敢不敢造反。」 
    稍後,白崇禧赴台重審「二二八事變」案犯,判決湯德章無罪。 湯德章被台獨奉為「護國台灣神」。1998年,他被殺的民生綠園再次改名為湯德章紀念公園。 
    歷史的尷尬正在於此:公園改上「護國台灣神」的名字,並在湯德章被殺處立有半身胸像,但中華民國國父銅像仍巋然挺立到上個月才被拉倒,這似乎可以說明台獨分子甚忍得住氣。銅像被拉倒後,台南市當局的反應給我的感覺是他們鬆了口氣:總算解決了個難題。 
    歷史有偶然,但更多是必然。

3 則留言:

匿名 說...

歷史有偶然,但更多是必然。幾千年來所謂“中國“係裂完又再裂,所以台灣裂出去並無大不了,甚至係必然。

匿名 說...

歷史是有生命的,任何「東西」,到了窒礙生命的那刻必被倒掉。

龍象般若 說...

銅像本身無對無錯,錯在領袖權力崇拜,

英殖時期的維園及兵頭花園有英皇銅像,

美國名勝也有很多林肯等的總統記念像,

令人反感的是騎在人民頭上罪惡滔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