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4月2日星期三

蘇賡哲:《天龍八部》一頁

3月26日多倫多明報     
    早些時談過,香港的大學教授,常動員朋友將書籍或名人信札、筆跡無償捐贈給大學。如果捐贈人是大學裡同事,我認為沒有問題。他們享受著世界一流的薪資,老了有豐厚的退休金,對大學有所回饋是合情合理的事。 但大學以外的一些文化界人士,也被勸捐,有些還真捐贈了畢生收藏,我覺得雖然他們出於自願,但客觀上是不公平的。 
    因為這些文化人和大學毫無關係,沒有從大學拿過好處,一般文化機構待遇非常微薄,更沒有長俸退休金,老來往往過著清貧日子,他們的收藏品是今生最後一點財富,應該拿去市場出售以改善生活,而不是無償捐贈。 
    一個好例子是,A先生以前是報館編輯,退休已久,生活極為寒素。最近聽說頭腦已逐漸不大清醒,他聽從一位教授建議,將所有收藏品捐贈給大學。漏網之魚是一張稿紙,原來是金庸《天龍八部》的一頁手跡。他當年在報館工作時,查先生隨手送了給他。上面沒有金庸簽名,但一看就知道出自查先生之手。我猜是當年在報上連載時給老編輯的。查先生似乎並不很看重自己的手稿。 
    這張手稿本月中在香港拍賣,起拍價一萬港元,一般認為「合理」,加上括號之故,是張愛玲手稿的行情也差不多是這個價。可是開拍後競爭非常劇烈,最後竟以十七萬港元成交。 
    十七萬元在百物騰貴的香港不算大錢,但對平日撙節生活的老人家卻不無小補。如果他不是捐贈,那批藏品也許已夠作為晚年生活保障。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如果不是做和尚,無必要無償捐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