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蘇賡哲:他們不是漢奸

[2014-04-15]溫哥華星島
   李柱銘與陳方安生近期訪問美加多個城市,美國副總統拜登會見他們時,講了一些不痛不癢的外交辭令,北京竟出動外交部發言人嚴辭警告。
如果用「對手罵你,一定是你做對了」的觀點來看,李、陳方顯然是做對了。陳方安生的「2020政改方案」,有其兼顧各方要求的苦心,但我覺得沒有直接的公民提名,是不可接受的。至於去外國要求國際社會關注香港民主進程,就完全值得支持。其實我認為外國發揮不了多少實質作用,但只要令中共為「有別人在旁邊看著」而心煩,就是一件有意義、值得做的事。 
    中共聲稱不讓外國干涉內政,不過在他們執政之前,則無任歡迎外國來干涉。1944年,毛澤東告訴美國的謝偉思:「美國會發現我們比國民黨更加容易合作,我們不害怕民主的美國影響,我們歡迎它。」同年3月15日,中共的《新華日報》社論說:「我們絲毫也不心存疑懼,認為美國朋友的批評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 
    對於不民主的蘇聯,中共當然更加歡迎,甚至當蘇聯和中國為鐵路權益發生武裝衝突時,還發出「保衛蘇聯」的號召,和本國對抗。 中共建政後,長期干涉別國內政,赤柬之禍,印尼蘇加諾時期的印尼共政變和隨著的排華大屠殺,都是干涉別國內政所招致的。 可見內政可以干涉與否,對中共來說是隨時空不同、隨利害關係不同而變化的,並非絕對真理。 
    不過,痛斥李柱銘、陳方安生的,不只是中共官方喉舌,還有相當多的平民百姓,甚至包括香港的激進民主派。也就是不少人雖然受盡中共擠壓,卻有和中南海一樣的思維。 
    有一類普羅百姓比中共的反應更強烈,他們直接斥罵李柱銘、陳方安生是漢奸賣國賊,是勾引清人入關的吳三桂。這一類人是民族主義者,是香港本土派唾棄的「大中華膠」,他們多數要從八國聯軍講起,歷訴中國被外國欺負的痛史,然後叫李和陳太要「睜開狗眼」,認清這個大國崛起的中華新時代。至於在新時代中他們怎樣被統治者蹂躪踐踏,失去做人起碼的尊嚴,那是另一回事。 
    正如中國作家韓寒所說,這類人只可以聽讚好的言語:「我們中國人對中國人的評價總是很高的。這就夠了。至少我們已經擁有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好評,誰敢不好評誰就漢奸,我們一人一口痰淹死你。而且我們地大物博!」 
    在國內已容不得批評,何況跑去美國批評,還要美國人也參加批評,當然更罪不容誅了。 
    韓寒說:「看那些人要和你拚命的樣子,你感覺到彷彿觸踏了他們的信仰。但如果我告訴他們,其實我是上帝,很抱歉說了你們熱愛的祖國幾句不好,我被你們要用生命捍衛自己祖國的行為感動了,我現在獎賞你們重新投一次胎,那些人八成『嗖』地一聲就投生去美國了,剩下的全是正在猶豫哪個歐洲國家比較好。」 
    至於香港激進民主派之罵李、陳太,則是另一些原因。 
    首先是政治理念有衝突。李柱銘雖然支持毓民兄五區公投,但沒有像范國威那樣脫黨,而仍然留在出賣民主的民主黨當創黨主席。陳方安生則單看她提出的政改方案已知距離所在。 
    至於美國支持李柱銘,皆因李被他們熟悉故,如果香港激進民主派也像他那樣做工夫,我認為美國有更大可能及熱情支持激進民主派,當年美國開始支持香港民主黨,民主黨尚未出賣民主。

1 則留言:

心鏡不染俗塵 說...

共產黨的邪徒扭曲人性,認識真相要用逆向思維,
真愛國愛港被打成漢奸,真賣國賊變成愛國領袖,
國民黨抗日說成不抗日,共產黨不抗日變成抗日,
共產黨最怕是真愛國者,支持大陸的人口說愛國,
心裏最響往移民去歐美,大陸比香港更親英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