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4月7日星期一

蘇賡哲:捐書與捐款

3月28日多倫多明報    
    抗戰時期,金庸曾在浙江省立臨時聯合中學讀書,杭州高級中學是聯合中學成員之一,所以金庸也算得上是杭州高級中學校友。 早些年,該校有位學生患白血病需移植骨髓,手術費高昂近人民幣50萬元,媒體披露後,社會各界紛紛伸出援手。病者的同學都是金庸的崇拜者、全班學生聯名寫了信給他們心目中的大俠,要求這位富豪校友解囊相助。金庸收到信後,捐贈了一套簽名的武俠小說集。 
    這不是孤例。杭州在沙士疫症平息後,為了紀念抗疫,要集資建一座雕像,這次金庸更縮水,只捐贈一套《射雕英雄傳》。 
    中國作家傅國湧對金庸的捐助冷嘲熱諷說:「在很多公益捐款中,人們確實很少或者沒有見到過金庸捐款的報道。」 
    2003年7月26日,金庸出席在杭州舉辦的「金庸茶館」講座,有記者甚至尖鋭地當面問他,是不是覺得捐書比捐錢好。金庸迴避了問題,說到別處去。 
    傅國湧和那位記者,以至一般人,大概都覺得金庸捐自己的書,最多簽個名,是最不傷本的捐助。他們想不到,十年後一張金庸《天龍八部》手稿,在香港拍賣,可以拍得十七萬港元,稿紙上連金庸的簽名都沒有。如果金庸拿三幾張同樣的手稿出來慈善拍賣,五十萬元應該不成問題。即使只是在武俠小說集上簽個名(當然只是簽每一部小說開頭那一本,即總共簽十多個名),估計至少也拍得出三數十萬元。世事實在很難預料。

附蘋果動新聞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如果為了投資,我寧願買黃金鑽石。

如果為了收藏,五十萬太奢侈敗家。